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公主殿下,福到了无弹窗最新章节】主角怀瑜忆韶

【公主殿下,福到了无弹窗最新章节】主角怀瑜忆韶

发表时间:2021-06-16 11:49:08    编辑:毛驴
公主殿下,福到了

流霜不觉新书《公主殿下,福到了》由流霜不觉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怀瑜忆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贵为九重天天族的嫡长公主,生来可谓尊贵、且……轰(晦)动(气)?小小年纪便烧得了北海水君宝库,差点儿被逼的跳灭魂河;好不容易找了个便宜未婚夫,结果未婚夫偏偏有个青梅竹马,微启朱唇她便灰头土脸地沦为天界笑柄,差点儿再跳灭魂河;一时间只听那九重天上歌谣唱,唱着“福临福临,倒霉透顶”。试问,天地之内六界之中,上哪儿去找另一个像她这般倒(丢)霉(人)的公主殿下?看晦气公主,如何大逆转,欢喜福到!

...

作者:流霜不觉 状态: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公主殿下,福到了》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公主殿下,福到了》是流霜不觉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怀瑜忆韶,书中主要讲述了: 芊芊是真的一门心思都在季寻身上,求了国王要嫁人。国王犹疑,他对芊芊,果然是对亲生女儿的心思,纵然她要嫁的那个是自己真正的亲骨肉, ...

《公主殿下,福到了》 第三十二章:故事(4)

芊芊是真的一门心思都在季寻身上,求了国王要嫁人。

国王犹疑,他对芊芊,果然是对亲生女儿的心思,纵然她要嫁的那个是自己真正的亲骨肉,他却总担心她受了欺负去。

芊芊向来是娇憨不识人心的,现在陷入热恋之中,反而像开了窍,却会体察人心了。款款地对国王道:“季寻乃清白常人之子,嫁于他,不受后院拈酸吃醋之苦,不必困于官宦之家繁杂规矩里,也不必掺和于这朝堂争斗之中。”

国王一时无言。

这般言论,多像是当初他为了求娶熏儿,在父王面前那般理直气壮。

未曾想到,芊芊居然还有三分与他相像。许是养久了,真的沾染上了自己的心思习性吧。国王念及此,倒也心内略宽。

写信给了芊芊的亲生父母,对方也是大悦,两国皆是举国欢庆。问及芊芊愿意定居在何处,芊芊竟也是没有什么犹豫,道是愿意留在国内。

芊芊的父母虽然有些难过,仔细想来却也觉得在情理之中,芊芊稚儿时期便被送来当质子,如今选择了这里,也无可厚非。况且,芊芊真的归国,若真的如同那高僧所言,为国家带来不幸,那到时她的处境会更糟糕。

国王王后疼爱芊芊,以公主之礼将她嫁出,开府单住,允她随时可以回王宫。

大婚当日,芊芊满心欢喜,一袭火红嫁衣,将她打扮得更是秾艳非常。

怀了一颗盛满柔情蜜意的心,她等啊等,等到阖府寂静,等到宾客散去,未曾等到自己的郎君。

她不顾陪侍宫女的劝阻,自己掀了大红的盖头,拖着长长的嫁衣,忍着头上沉重凤冠的压制,出去寻自己的夫君。

还好,未曾出院门,她便看到了季寻。

那大红的喜服穿在季寻身上,真正好看,衬得他面如满月,丰润俊朗。只是,他醉倒在了一棵桃树下,死死抱住那棵桃树不丢,一群小厮围在一旁,怎么都劝不动,又不敢强行拉扯,恐怕扯坏了他。

这一幕落在芊芊眼中,却是带着憨憨的醉意。

芊芊笑着遣散了众人,亲自上前搀扶,待她一凑过去,季寻便松了树,一把将她抱住,再不肯撒手。

躲在不远处暗暗观察的众人这才松了口气,相互玩笑道:果然还是要夫人出马。

季寻的呼吸打在芊芊的脸上,让她一阵面红耳赤,未曾等她柔声开口,季寻却先出了声。他紧紧抱着她,撒娇着对她道:“妍儿。”

芊芊一阵头晕目眩,妍儿……是谁?

季寻并未注意到怀中娇妻的僵硬,只是将脸在她怀中蹭了蹭,满足道:“妍儿啊,我终于娶到你了。我真是开心。”

芊芊浑身发抖,她生来天真烂漫,终于将一颗心捧着诚挚地交于一个人,那个人却摆出一副虔诚模样,伸手将那颗心打了个稀巴烂。

“啪!”一个清脆巴掌落在了季寻面上,在这宁静的夜中分外响亮。

季寻终是清醒过来,捂着脸懵懵地看着面前的芊芊。

芊芊见此情景,不由得又心疼了起来,上前想要扶住季寻,却听到季寻温柔的叹息:“妍儿……”

芊芊再也忍不住,丢下季寻转身而去。

辗转反侧一夜,季寻也未曾来到他们的新房。芊芊顶着两个硕大无比的黑眼圈,出现在众人面前。

季寻倒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不若昨夜那般痴痴叫着“妍儿”,对她温存体贴,言听计从,很是温柔。

芊芊一时如坠云里雾里,不知到底是昨夜自己做了一场噩梦,还是此刻自己在做一场美梦。

按照规矩,新婚第二日回门,芊芊同季寻一路,只觉得这个季寻还是她的那个季寻,对她情深意切,温柔万分。

国王见他们小两口很是恩爱的样子,却也满意。只是见到芊芊泛青的脸色,心中隐有不安。

一侧的宁妃倒也注意到了这些,只是笑着对她道小两口虽说新婚燕尔,却也要知道节制,身体为重。

一席话说得芊芊面上飞红,心里头却不是滋味。

倒是季寻,一脸大大方方地点头称是。

芊芊只觉得她越来越看不懂季寻了。明明只是成了婚,明明应该是更加亲密更加互相了解的两个人,怎么反而越来越陌生了呢?

一日玩闹,也如这世间其他的小夫妻,恩爱两不离。

天色渐晚,回府之后,一顿晚饭的功夫,季寻又是酩酊大醉,面色潮红地趴在桌上,谁拉都不走,非要芊芊亲自去搀扶他才肯挪动,待众人满含着意味深长的笑意离开时,他便抱着她喃喃地叫着“妍儿”。

如此这般下去,芊芊终是心事重重。白天,季寻是那个众人眼中没有半点儿瑕疵的好丈夫;晚上,他却是心中始终只有“妍儿”的伤心人。

芊芊始终想问他,妍儿是谁,却总是刚张了口,便被他巧妙地挡了回去。

这般心事,竟生生将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给活生生压成了一个整日间愁眉不展的少妇。

芊芊日渐憔悴,国王看在眼里头,总觉得心内不安。打发了人过去查看,都道季寻是个好夫君;他亲自问了几次,芊芊也只是轻叹几口气,并无半点儿坏话。

直到某日,他一时心血来潮,未使人通报,撞见了醉醺醺念着“妍儿”的季寻。

支走了惊慌失措的芊芊,国王只觉得心内一片冰凉。

他冷冷地看着“醉酒”的季寻,半晌,醉倒的人这才惺忪地睁开了双眼,懒懒散散地朝他行了个礼,没有半点儿恭敬与胆怯:“王上。”

这声音不无讽刺。

“你……究竟在做什么?”国王终是忍不住了。对着一张熏儿的脸,他狠不下心来。

季寻却只是整了整衣袍,靠在桌案上,很是轻松自在:“王上你猜?”

国王紧盯着季寻,那张精致俊逸到无可挑剔的脸上,终究还是有一点儿像自己的。

“芊芊何辜?”他终是明白,自己的儿子回来是做什么的了。

季寻闻此,只是微微一笑,那笑涡明明那么像熏儿,可他骨子里,终究不像熏儿。

“季寻何辜?”季寻只是淡淡一句,目光炯炯,却让国王狼狈不堪。

半晌沉默。

“怎么,王上不知吗?”季寻语气之中,嘲讽更甚。

国王眸中一抹杀气闪过。

季寻未曾错失那抹一闪而过的亮光,只是笑着看向国王:“王上还要再让季寻死一次吗?”

这个孩子,长得那般像熏儿,可骨子里,半点儿不像熏儿,反而……像自己。

想到这里,国王也只能悲凉一笑。

是啊,他亲手丢了季寻一次,任他自生自灭,他活下来了,他还能再丢他一次,让他再死一次吗?二十年前,他下得了手,如今,对着这张熏儿的脸,他下得了手吗?

国王一声长叹,季寻却忍不住嗤笑。过了二十年,他老了,他长大了,所以,一切都不同了。

第二日,国王便下诏要季寻入宫,封了殿前侍卫的职,准他长住宫内。

大家都道这是无限荣光,国王果然很是疼爱芊芊小姐,爱屋及乌到如此地步。

芊芊只是苦笑。这举动自然是国王疼爱她,可也只有她清楚这里头有多少辛酸苦楚。

季寻亦知道国王这一举止是为何,却也不慌不忙,前天晚上还好好的一个人,圣旨一下他便病倒在榻,百般挣扎不起了。

芊芊到底是心中有季寻,见他果然面色憔悴,到底是心疼,衣不解带地亲自照顾,倒是又瘦了许多。

消息传到国王耳中,差点儿气晕过去。他这个儿子,果然像他。

可小狐狸再狡猾,也狡猾不过老狐狸。

不过三日,国王已遣了御医,亲自把季寻给接进宫里了。

屏退他人,父子见面,却是相视冷笑,很是诡异的气氛。

“王上倒是真心疼爱芊芊。”依旧是半晌沉默,终了只有季寻微微一笑,淡淡的一句话。

只是这一句话,便足以让国王胆战心惊。他终于体会到了当初他的父王的心情了,对于这个流着自己身上血液的儿子,他却半点儿摸不准他的心思。

季寻是真的病了,且,病入膏肓。

当御医前来禀告之时,国王甚至以为他这儿子手眼通天,连宫内人都给买通了。不过冷笑一声,换了新的御医前去诊断;结果,这御医换了一拨又一拨,论断却还是同一个:无药可医,撑不过三月。

他霎时间全身冰寒,一时不能接受。

直到芊芊哭着求到他跟前,求他让她去见季寻的时候,他才渐渐地明白,他的儿子,快要死了。

明明季寻是那个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的儿子,如今还有三个月可活已是赚的,他怎么还那么心疼呢?

他默默地伫立在帷幔之后,看着芊芊跪伏在季寻榻前,一张艳丽小脸哭得狼狈不堪,而季寻只是苍白着一张脸,抬手轻轻拂去她面上的泪珠,叹道:“芊芊,若我早知如此短命,定不会与你婚配,可惜……”顿了一顿,他才缓缓道:“是我不好,不能陪你这一生……”

芊芊强忍了眼泪,勉力笑道:“莫说傻话,我这一生,只能由你来陪。”

榻上的季寻像是极其疲惫,不消片刻,他的手便从芊芊手中滑落。芊芊再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几乎昏厥过去。

国王大惊,亲自去带走了芊芊,百般抚慰,给她灌了安神药,她这才沉沉睡去。

他去看季寻时,季寻已是气若游丝,见到他,却仍是浮出了一抹浅淡笑意来。

“她再也忘不了我了,”季寻的笑好似月光,清丽却不带半丝温度,“像你忘不了娘亲那样。”

国王心内一滞:“寻儿,用命来报复我,你觉得值吗?”

这是他第一次这般称呼季寻。

季寻一愣,继而展颜:“值啊。王上也再忘不了寻儿了,像忘不了娘亲那样。”

“哐当——”是瓷器粉碎的声音。国王和季寻朝那声音望去,只看到了一个飞快跑掉的背影。

季寻窝在锦被里的脸更加苍白:“你看,值啊。”

不到三月,举国哀悼,国王最疼爱的芊芊小姐和新婚夫君,不幸染疾,双双魂归故里。

公主殿下,福到了
流霜不觉/著| 言情| 完结
流霜不觉新书《公主殿下,福到了》由流霜不觉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怀瑜忆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贵为九重天天族的嫡长公主,生来可谓尊贵、且……轰(晦)动(气)?小小年纪便烧得了北海水君宝库,差点儿被逼的跳灭魂河;好不容易找了个便宜未婚夫,结果未婚夫偏偏有个青梅竹马,微启朱唇她便灰头土脸地沦为天界笑柄,差点儿再跳灭魂河;一时间只听那九重天上歌谣唱,唱着“福临福临,倒霉透顶”。试问,天地之内六界之中,上哪儿去找另一个像她这般倒(丢)霉(人)的公主殿下?看晦气公主,如何大逆转,欢喜福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