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偷爱:总裁太放肆最新章节章节目录精彩试读】主角南笙北冥

【偷爱:总裁太放肆最新章节章节目录精彩试读】主角南笙北冥

发表时间:2021-06-09 09:58:38    编辑:白胖
偷爱:总裁太放肆

完结小说《偷爱:总裁太放肆》是印青春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南笙北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前夕夜,未来公公爬上南笙的床,咸猪手伸向她意图不轨,醉酒后的北冥赶到失手刺伤其继父。即将到来的牢狱之灾,南笙被迫离开,开始了三年的逃亡追逐。三年后,一纸婚约,爱恨纠缠拉开序幕。世界是守恒的,爱恨终有时,他是毒药,她是良药,爱恨纠缠,爱恨救赎……...

作者:印青春 状态:完结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偷爱:总裁太放肆》 小说介绍

《偷爱:总裁太放肆》由网络作家印青春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南笙北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南笙推开房间的门,脚步却突然顿住了。余光不由的瞥向北冥的卧室,房门大敞着,南寻娇羞的坐在北冥的大腿上,动作十分亲密暧昧。突然北冥 ...

《偷爱:总裁太放肆》 第21章 :是真的

南笙推开房间的门,脚步却突然顿住了。余光不由的瞥向北冥的卧室,房门大敞着,南寻娇羞的坐在北冥的大腿上,动作十分亲密暧昧。

突然北冥嘴角一勾向她看了过来,她立刻跑进卧室,把房门重重的关上,靠在门上,心砰砰直跳,像是做了什么偷偷摸摸的事被当场捉住的错乱。

可是明明做偷偷摸摸事的人,是他们啊!

翌日,清晨,南笙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连鞋子左右脚都穿反了,像是没有灵魂一样,飘到楼下的餐桌上,坐下。

一梦递给南笙一块面包,惊讶的说道:“呀!夫人,你昨晚没睡好吗?”

南笙有气无力的抬起头:“嗯,有点失眠。”

其实南笙知道,不是失眠而是她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里全是南寻和北冥亲密的画面,她只能拼命的睁大眼睛,可是脑海里还是会胡思乱想。

“要不,我去问王医生要一点安眠药吧?”一梦关切的说道。

“嗯!”南笙点了点头,撕了一块面包放进嘴里,食之无味。

“姐姐起的那么早啊?”南寻挽着北冥的胳膊从楼上下来,眉宇间尽是张扬得意。

南笙目光对上北冥,他眼中的意味让南笙很不舒服,怯怯的低下了头,她不想看见他的面孔,不想逼自己不去想他们昨晚都做了什么。

“冥哥哥坐!”南寻嗲声嗲气的说,北冥眼神温柔的抓着她的手让她挨着他坐。

“吃面包!”北冥拿了一块面包放进南寻面前的碗里,宠溺的抬手摸了摸南寻的腰。

“冥哥哥,这里还有其他人呢!”南寻一脸娇羞却十分欢喜的说着。

在南笙眼里他们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都异常刺眼,所有的一切像是故意做给她看的一样。

“我吃饱了!”南笙推开面前的餐具,拉开椅子就要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空间。

北冥低沉的一句:“给我坐下!”

南笙咬着嘴唇不解的看着他。

“为什么?我吃完了!”

北冥并没有正眼看他,而是优雅的拿起刀叉切着餐盘里的煎鸡蛋,刀叉叉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条斯理的咀嚼着。

“我没吃完,餐桌上的任何都得给我坐着!”北冥的话语低沉,却夹杂着不容抗拒的肃气。

“神经病!”南笙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

“别忘了,我现在是南氏最大的股东!”北冥不动声色的说着,南笙的脚步却不再动了,犹豫着,最终还是乖乖的折了回来,安稳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南寻和他甜蜜的吃完了面前的早餐。

南笙住进这栋别墅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却从来没有陪她吃过一顿饭。

而南寻只是在别墅里留了一晚,他就陪她吃了早饭,南笙心里的醋坛子瞬间打翻了。

“你吃完了,我可以走了吧?”南笙看着北冥面前空空的餐盘,站起来,却不知自己的语气中全是赌气意味,在北冥眼里这是她在意他和南寻亲密的最好的表现,这让北冥的试探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心情自然也变得异常好。

花园里,南笙感觉心里莫名的不爽,抓着一株红玫瑰,咬牙一片一片的揪着花瓣。

一梦看着落了一地的残碎花瓣,犹豫着要不要阻止南笙,她怕按她这个速度揪下去,整个花园的花都会遭殃的。

“夫人,你别揪了,你再揪整个花园就没花了。”

南笙脑海里全是北冥和南寻暧昧的画面,一梦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呃~夫人,你别揪了!”一梦一把夺过南笙手中的玫瑰花,枝叶上的刺次啦一声划破了她的手指。

“啊~”南笙轻叫了一声。

“夫人,对不起,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一梦自责的抓过南笙流血的手指含在嘴里。

南笙尴尬的把手指抽了回来:“没事的,就只是扎破了一个小口子而已。”

一梦依旧一副自责的摸样。

“真的没事,别皱巴着小脸了,我们去那边秋千上坐会吧。”南笙特意扯了一个笑容,拉着一梦走到草坪上的秋千上坐下。

“夫人,南寻小姐真的是您的妹妹吗?”一梦试探性的问。

“嗯……”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很不像正常的姐妹?”南笙牵强的扯着笑容,故作轻松。

“嗯嗯,如果夫人不说,一梦会觉得南寻小姐和夫人是有深仇大恨的人。”

南笙苦笑着摇晃着秋千,云淡风轻的说:“我和南寻小时候关系很好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南寻性情突然变了,开始抢夺我所有在乎的东西,同样也包括北冥。”

“可是冥总怎么可以这样!夫人是冥总的妻子,他怎么可以和夫人的妹妹……一梦以前很崇拜冥总的,他这么能这么对夫人呢?”

一梦一副替南笙打抱不平的说着。

南笙轻笑了几声,一梦不解的看着她。

“夫人笑什么?”

“一梦,你知道吗?北冥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北冥笑起来就像今日的阳光,灿烂耀眼,以前的他喜欢穿白衬衫,喜欢站在逆光的地方,呼喊着我的名字,做什么事都特别张扬……”

南笙言语中满是伤感,眼神虚无的看着远方,眼前像是浮现着少年时的北冥,肆意张扬的笑容,逆光的喊着她的名字。

一梦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南笙:“夫人,您说的那个人真的是我认识的冥总吗?”

“难以置信吧?”南笙苦笑着问一梦。

一梦摇着头:“完全想象不出来,冥总笑时的摸样,一梦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冥总笑。”

“让北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是我,是我让那个爱笑的大男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南笙轻轻晃动着脚苦笑着说,秋千发出咯吱咯吱声响,小时候北冥也曾这样站在一旁轻轻推着她。

“所以他现在对我所做的事都是理所当然!”

一梦没再说话,呆呆的看着南笙苦笑着的脸,不知是该陪着她笑还是抱着她让她别再强忍着,哭出来吧。但是她的手和腿都像是僵了,什么也没做,只是这样陪着她从白天坐到了黑夜。

南笙从衣柜里拿了件睡袍走进了浴室,水声随即哗啦啦的传了出来。

“冥哥哥!你别那么着急嘛!”南笙洗澡的动作瞬间就僵住了,那个声音像是砰的一声在她的脑海里炸了。

“不会的,这是我的卧室,他们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南笙不停的催眠着自己不去想,打开花洒开关,水流从她的头发流至锁骨,与地板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冥哥哥……”

那个声音又在南笙耳边响了起来。

南笙捂着耳朵拼命的摇头,想把那个声音从脑海里甩出去。可是南寻暧昧的声音和北冥略带磁性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南笙穿上睡袍,赤着脚打开浴室的门,那副让她看着脸红心跳的画面出现在她面前,她整个人就像是被炮轰炸了一般,脚却不由自主的走到了那张床边。

南寻双手妖娆的缠在北冥身上,很是亲密,而北冥正埋头亲吻着她,完全没有发现南笙就站在他们身旁看着他们。

“你们在做什么?”南笙声音颤抖着,目光里全是不敢相信。

南寻像是故意表现出一副偷情被当场捉住的摸样,尖叫着抱紧北冥,躲在他身后。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南寻明知故问着,嘴角眼神里全是嚣张气焰。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们吧,这里是我的房间!”南笙恼怒的把浴巾甩在这对狗男女身上。

北冥却得意的笑了,一把搂住南笙的腰,语气中尽是暧昧。

“怎么了,吃醋了?”

南笙一把推开北冥,面目扭曲的说:“吃你的醋,会比吃屎都恶心!”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北冥,他猛的起身,一把抓住南笙的胳膊,声音低沉却带着危险气息:“我不介意你们两姐妹一起来!”

说完一把把南笙推到床上,一把扯开她的睡袍,而她只穿了个睡袍,这刻的羞辱让她觉得浑身都在抽搐。

一脚踹开身上的北冥,一巴掌响亮的在卧室响起,气氛被南笙的这一巴掌冰冻了。

北冥的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他抬手抹了一下嘴角,轻吐了一口唾沫,南笙知道她完了,她彻底惹怒了他。

“与你相遇好幸运,原来你就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南笙的手机却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南柯,北冥余光一扫,那个刺眼的名字,让他整个人都在冒火。

南笙却觉得这个电话适时的救她脱离了险境,抓起浴袍裹在身上慌忙起身抓起电话按了接听键。

“喂!哥……”这一声哥的呼唤,彻底激怒了北冥的仇恨记忆。

南笙看着北冥渐渐收缩的瞳孔和握的吱吱响的拳头,她知道她要赶紧逃。

抓着电话跑进了浴室,正要把门上锁,门外却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冲击力,南笙被门一下子撞到了一旁的洗浴台上,后背与大理石砰撞,仿佛那一刻她听见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啊~”

南笙发出一声尖叫,剧烈的疼痛,让她面目扭曲,顺着洗浴台滑落到地上。

“阿笙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说话啊?”电话那头南柯紧张的呼叫着。

南笙深吸了口气,费力的抓起掉在地上的电话想要求助,电话刚放到耳边,就被北冥一把夺了过去。

一把把南笙推倒在地,后背传来巨大的疼痛,让南笙不由的闷哼了几声。

偷爱:总裁太放肆
印青春/著| 都市| 完结
完结小说《偷爱:总裁太放肆》是印青春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南笙北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前夕夜,未来公公爬上南笙的床,咸猪手伸向她意图不轨,醉酒后的北冥赶到失手刺伤其继父。即将到来的牢狱之灾,南笙被迫离开,开始了三年的逃亡追逐。三年后,一纸婚约,爱恨纠缠拉开序幕。世界是守恒的,爱恨终有时,他是毒药,她是良药,爱恨纠缠,爱恨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