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瘾婚秘爱:我的腹黑萌妻
瘾婚秘爱:我的腹黑萌妻

瘾婚秘爱:我的腹黑萌妻 宁小乙 著

连载中 陈任雪曼

更新时间:2021-07-20 20:23:19
独家完整版小说《瘾婚秘爱:我的腹黑萌妻》是宁小乙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任雪曼,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她睡了个帅得天怒人怨的男公关,豪掷十万支票买他一夜。五年后,她带着天才萌宝回国,被某男人扔在大床上。她惊怒:“我我我我我不是给钱了吗?不白嫖的!”男人咬牙,隐忍又克制地解着扣子:“我价贱,十万能买我一辈子。”“可以退货吗?”她弱弱开口,抬眼却发现,“诶……你什么时候脱干净的?”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手机铃响的时候,陆照川率先从梦中惊醒,头一个动作就是摁掉铃声,透过帘子看了眼已经放光的天空,随后又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陈可可并没有醒来的意思,才安心的出了口气,看向手机。

顾少恒的.

陆照川俊朗的眉峰一挑,毫不在意的将这个名字划入黑名单,继续注视着身旁的睡美人。

修长的手指撩起她的一缕发烧,放在鼻尖,贪婪的嗅着上面每一分味道,是她的味道,也有他的味道。

陆照川的沉如深海的眼眸难得的带了些许温度,他早就想过会有这一天,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来的这么突然。

指尖顺着头发,慢慢向下滑去,在她的额头,眼睛,鼻尖,嘴唇不住的摩挲着。

一直以来令人俯首称臣的强大气场消失的干干净净,留下的只有温柔与宠溺。

指尖停留在陈可可的眼角处,陆照川的嘴角不可自抑的泛起迷人的笑意,眼神带着高贵,又有着深深的痴迷。

“叮铃叮铃叮铃……”

手机不合时宜的再次响起。

陆照川眉头一皱,他不是把顾少恒拉黑了吗,用最快的速度重新摁掉手机,然后才看向人名。

母亲?

陆照川微微一愣,深深的看了眼陈可可,悄无声息的翻下床,露出精干的身体,走进洗手间,再次拨通手机。

“照川,刚刚为什么摁我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女声。

“在忙。”

陆照川****着身体靠在洗手间冰冷的墙壁上慢吞吞的说道。

“照川,你爸爸刚才给我打来电话,说你今天没去上班,手机也打不通,是怎么回事?现在人在哪里?”

电话那边的声音带着一丝担忧。

“……”

陆照川心底有些暗恼,应该直接关机的。

昨晚抱陈可可回来的时候,只想到今天还要去公司上班,就顺手拉黑了老头子,没想到忘记了这些人。

“妈。”

陆照川淡淡开口道,决定转移话题。

“怎么了,是不是碰到危险了?你现在在哪里?妈妈马上过来…”

电话那边担忧更甚。

“不是。”

陆照川眉头抽搐一下,老妈这个不听别人说话的习惯他已经抱怨过很多次了,可后者依旧我行我素,没见丝毫改变。

“那是什么呀?你快说啊,急死妈妈了,是不是被人…”

“我找到那个女孩了……”

陆照川淡淡说道,要是再让母亲说下去,估计就会升级成绑架案了。

“………。”

电话那边一瞬间沉默了。

“明天,不,一会就带回去见您。”

陆照川顿了下,补充道。

………………………………………。。

陈可可迷茫的从睡梦中醒来,睁开双眼,入目陌生的环境顿时让她心口一紧,立刻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她躺着的巨大的床,紫色的。

整个地面上都铺满着装饰精美的毛毯。

所有的家具上都摆放着充满古老气息的装饰品以及雕刻的花纹,就好像没有跟随上时代的脚步一样,显得有些落后,但有着说不出的奢华。

不是学生宿舍?

拖着像是被卡车碾压过的身体,陈可可苦恼的点了点自己的额头。

昨晚她好像在酒吧喝酒,然后…。。然后…。。

陈可可脸上顿时飘起了绯红,她好像让顾少恒去给她喊了几个男公关,然后她就挑了一个最顺眼的带走了。

再之后……。

陈可可迅速拉开被子,不着片缕的身体上布满了青紫的淤痕。

她呼吸猛地一滞,隐约回忆起了昨晚的疯狂,那是肌肤相触的热烈。

我竟然能做出这种事?

陈可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床单上的一摊血红是那么明显,又那么刺眼。

冷静,一定要冷静。

母亲曾今告诉自己,无论在何种危机之下都需要冷静下来,解决方法一定是有的,不过就要看自己能否找到了。

陈可可隐约能听到洗手间传来的声音,那声音,既陌生,又熟悉。

怎么办?

等他出来,让他负责?

开什么玩笑!他只是个男公关,有谁听说过点了男公关过夜后还让对方负责的!

陈可可努力回忆着那个人的样貌,但是昨晚一切都因为酒精的麻醉,只记得模模糊糊的大概,根本记不清对方的容貌。

合着我被一个连脸都想不起的男人给……。

陈可可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最终还是笑了出来。

这就是命吧,既然不可反抗,那就只能随波逐流,只是一场梦而已。

不再多想的陈可可迅速恢复了平时的理智,拖着略有沉重的身体,迅速将地上散落的衣物穿好,随后打开随身的小包,将其中全部的现金放在床头。

想了一下,又留了一张十万元支票。

至少是我的初夜,可不能贱卖了。

陈可可怅然的看了眼传来说话声的洗手间,踟蹰片刻后,还是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恩,我知道了,等下就回去了,老头子也来?随他,就这样。”

陆照川合上手机,深沉的目光泛出微微温暖,刚才他好像听到外面有动静,看来应该醒来了。

“可可,醒了吗?”

陆照川推开卧室的门,表情顿时一黑。

奢华房间空荡荡的,早已空无一人,而床头处,则摆放着一叠整整齐齐的现金和一张支票。

看到这些,陆照川的脸更黑了。

这算什么,嫖资吗?

半个月后。

陈可可坐在实验室研究布儒斯特定律时,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一口吐了出来。

“小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罗教授连忙放下手里的工具,来到陈可可身旁,关心的说道:

“不然先别做了,我们去医院看看。”

“不,不用,我的身体…。”

陈可可执拗的摇摇头,可连话都没说完,又立刻干呕起来。

“迅速备车,医院。”

罗教授立刻摁响警报,快速对走进来的助手说道。

检查结果让罗教授和陈可可自己都大惊失色。

“医生,你说什么?你没搞错吧,我弟子怀孕了?”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专业程度?怀孕和胃炎的差别就是实习生都能看的出来。”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将验孕报告单和**图甩在了桌子上。

“我看看!”

罗教授连忙抓起桌上的报告单,身体顿时僵直了。

“这不可能,给我看看。”

罗教授的表情像是一记重锤砸下,陈可可的嘴唇有些发抖,抢似的从罗教授手里将报告单拿过。

看到上面的白纸黑字,呼吸猛然停滞了,只觉得眼前一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