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清总裁请温柔
冷清总裁请温柔

冷清总裁请温柔 梦香 著

连载中 祁诏艾浅

更新时间:2020-05-09 05:02:31
主角叫祁诏艾浅的小说是《冷清总裁请温柔》,它的作者是梦香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冷清总裁请温柔》小说简介:仿佛是在梦中,但是身上被撕裂的痛楚又那么的清晰真实。阴沉着一张脸的男人正将她死死的压制在身下,在狠狠的贯穿着她的身体。“疼…”艾浅终于忍不住的低吟着。“呵?疼吗?”男人冷酷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艾浅的耳朵里:“还有更疼的。”“啊…”艾浅终于在疼痛中失去了意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仿佛是在梦中,但是身上被撕裂的痛楚又那么的清晰真实。

阴沉着一张脸的男人正将她死死的压制在身下,在狠狠的贯穿着她的身体。

“疼…”艾浅终于忍不住的低吟着。

“呵?疼吗?”男人冷酷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艾浅的耳朵里:“还有更疼的。”

“啊…”艾浅终于在疼痛中失去了意识。

意识在清醒与昏迷中反复的切换,唯一不变的是体内那深入身体里的占有而带来的痛。

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透过玻璃窗还能看到空中飘舞着白色的雪花,原来昨晚下了一场大雪,桐市似乎沉睡在寂静的深冬之下。

艾浅忍着身上的疼痛从床上坐起,房间里凌乱的像是被人入侵过一般,但是此时房间里除了艾浅,那个昨晚在她身上肆意掠夺的男人早就没有了身影。

房间的门被突然的打开,祁诏别墅里的管家桂姨门也不敲的径直就走了进来,一脸冰霜的开口:“少爷晚上会回来吃饭,让你准备饭菜,今晚有客人来。”

简明意骇的说完之后,桂姨冷眼扫过艾浅,眼神中充斥着满满的恨意和蔑视,轻哼一声后转身出了房间。

对桂姨的敌意艾浅也已经习以为常了,从她第一天来到这里桂姨就不曾给过她好脸色,甚至指责过祁诏为什么要带一个杀人凶手回来?

艾浅从床上下来,感受到身体内传来异样的灼痛,腿一软跌落在床边,经过几番挣扎才终于进到浴室。

艾浅嘲讽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身上的皮肤布满了青青紫紫,咬痕和抓痕使皮肤看上去异常的狰狞,艾浅的眼眶逐渐泛红。

“艾浅,你不能哭,爸妈的冤屈还没有洗清,你要坚强。”艾浅在水里一边用力的搓洗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安慰着自己。

洗完澡后,艾浅拖着艰难的步伐将凌乱不堪的房间收拾干净。

在这个房子里,艾浅是最没有人权的那一个,因为她为了守住爸妈留下来的房子和还债而把自己卖给了祁诏,祁诏的话就是圣旨,她不会不去遵从,因为违背祁诏的后果她已经尝过了,可以的话她以后都不想也不敢再来一次了。

祁诏回来后,如愿的在餐桌上看到算得上丰盛但是卖相却并不好看的饭菜。

艾浅将最后一道汤从厨房里端出来的时候,祁诏已经坐在了餐桌前。

而那个客人就坐在祁诏的右手边,一个穿着能勾勒出美好身体线条的精致短裙的女人。

这个女人,艾浅并不陌生,她在电视上见过,一周前祁诏刚宣布即将和BOM集团的千金赵歆宁订婚。

“没看到客人吗?不知道倒水?”祁诏冷冷的开口,说话的时候视线甚至都没有落在艾浅的身上。

艾浅也没有回应,只是顺从着祁诏的话替赵歆宁倒了一杯水。

赵歆宁的视线扫过艾浅面无表情的脸时,才认出来艾浅,曾经辉煌一时的艾氏集团的掌上明珠,可是怎么会出现在祁诏的家里?

“谢谢。”赵歆宁保持着良好的素质和艾浅点了下头,不知不觉中她似乎感觉气氛已经有了些许的尴尬。

“歆宁,我听说艾氏之前对BOM也使了不少手段?”祁诏像是不经意的聊起某一个话题般的对赵歆宁说道。

赵歆宁也没多想祁诏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艾氏,依旧是高雅温柔的笑,似乎对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报以了宽容:“是啊,那个时候对我们集团损失不少呢,只是现在艾氏都已经倒闭了了,我爸也说没有追究的必要了。”

“是找不到证据么?”祁诏又问。

赵歆宁没有否认,轻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就连我爸都是绝缝里求生。”

这时,祁诏放下手中的汤勺,轻柔的望着赵歆宁说:“我送你一个礼物。”

“什么礼物?”

“猜猜看。”

“难道是…艾氏的证据?”赵歆宁不笨,再加上祁诏的循循引导,一下也就猜到了祁诏说的礼物。

祁诏轻笑:“聪明。”

两个人风轻云淡的聊天像利剑一般钻进艾浅的耳朵里,她知道祁诏是故意的,他要报复她,所以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祁诏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放至赵歆宁的面前,并说道:“这里面是当年艾雄夫妇暗度陈仓的所有证据。”

就在赵歆宁正要拿起U盘的同时,一只纤瘦的手突然将U盘先夺了过去。

相比于赵歆宁的诧异,祁诏的淡定似乎是早就已经料到艾浅会有这样的举动。

“交出来。”祁诏阴鸷的开口,完全没有了和赵歆宁说话时候有的半分温柔。

“不。”艾浅望向祁诏冰冷的脸,坚定的说道。

她还没有替爸妈洗清冤屈,她不能再让祁诏雪上加霜的再在爸妈的身上加以更多罪名。

“诏?这是…”赵歆宁有点搞不清楚目前的状况。

祁诏没有回答赵歆宁的问题,径直从椅子上起身逼近艾浅。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祁诏的眼神好像恨不得要把艾浅吞噬一般。

艾浅轻颤着摇了摇头,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她不能让祁诏这么做。

“想要也可以。”

祁诏突然勾起了嘴角,伏在艾浅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想要的话就跪下来求我。”

一旁的赵歆宁不解的皱起眉头,并没有听清祁诏在艾浅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反倒此时祁诏和艾浅的动作看上去竟有几分暧昧的意思。

祁诏的话让艾浅一愣,双眼有了片刻的失神,而就在下一秒手中的U盘被祁诏大力的抢去,等艾浅反应过来就要去争夺,被祁诏反手一挥推倒在了地上。

动作牵扯到身下的疼痛,艾浅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看着祁诏把U盘放进赵歆宁的手里,艾浅的心如针刺一般,不顾身上的痛感,艾浅只知道不如祁诏所愿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更痛苦。

“..我求你了。”沙哑悲戚的声音从地板上传来,祁诏回头看着此时板着小身躯跪在自己面前的艾浅,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

祁诏钳起艾浅的下巴,欣赏着艾浅此时痛苦的脸,又问道:“求我什么?”

“求你把U盘给我。”

“不对。”

“U盘里是什么?”祁诏故作善意的提醒道。

艾浅明白了祁诏的目的,不过是想要在别人的面前狠狠的羞辱她,让她放下自尊,逼迫她承认一直以来她都不相信的事情,但是此时艾浅的坚持毫无意义,尊严也早就一滴不剩。

“求你把…我爸犯罪…的证据给我..”艾浅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得以将这一句话说的完整。

得到想要的回答之后,祁诏不屑的将艾浅狠狠的甩开,似乎他刚刚碰触到的是一件很肮脏的东西一般。

祁诏从赵歆宁的手中拿过U盘,然后扔掷在艾浅的面前。

艾浅捡起U盘,紧紧的拽在手心里,眼泪终于无声的从眼眶滑落。

赵歆宁看着眼前发生的场景,刚想要问些什么,祁诏就拥着她的肩膀向门口走去:“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很快,祁诏又重新回到了餐厅,而艾浅已经从地板上起来,正收拾着桌上的餐具。

祁诏走近艾浅,看着艾浅因为哭过而显得更加楚楚可怜的脸,又想起曾经自己深爱的那个人在病床上因为艾浅拒绝捐赠骨髓而只能在无望的等待中逐渐死去的模样,眼眸中又被嗜血的愤怒逐渐浸染。

祁诏挥手打落艾浅手中的盘子,盘子摔落在地板上传出清脆刺耳的声音,艾浅低着头也不看祁诏,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祁诏双手掐住艾浅的脖子,将艾浅抵制在冰冷的墙面上。

“你后悔吗?”祁诏用力的扳过艾浅的脸,强迫她对上他的视线。

“后悔当初没有给朝雪捐献骨髓了吗?嗯?”祁诏逼问着艾浅,手上的力度越发的加重着。

后悔?艾浅浅浅的勾起了一个讽刺的笑,艰难的吐出两个字:“绝不。”

即使祁诏施加在她身上的痛苦再多,而艾浅最不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捐赠骨髓去救他心爱的女人。

“呵呵..”艾浅想到这突然又冷笑了出来,所有人都以为她当初是因为羡慕和嫉妒而不救朝雪,又有谁能相信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朝雪的父亲就是导致她的爸妈双双坠楼的幕后黑手。

那么,她凭什么要去救杀父仇人女儿的性命。

“贱人!”祁诏怒不可遏的狠狠甩了艾浅一巴掌,艾浅很快就在口中尝到了铁锈味。

“你以为朝雪死了,我就会爱你了吗?不可能!”说完,祁诏将艾浅毫不留情的扔在了地板上,瘦弱的身躯与地板发出沉闷的一声声响。

“咳咳。”艾浅的肺部晃荡的难受,身上像是散架了一般。

因为剧烈的动作,U盘从艾浅身上掉落在祁诏的脚边,祁诏皱眉正想要将它捡起,没想到蜷缩在一旁的艾浅看到,立马爬起来先祁诏一步抢走U盘。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祁诏冷冷的望着艾浅说道。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U盘里面什么都没有。”说完,祁诏残忍的笑了起来。

祁诏的话在艾浅的脑子里不断的回旋回旋,她怀疑的望向祁诏,想起刚才自己跪在地上承认自己的父亲就是犯罪了她就感觉呼吸被扼住了一般,眼前祁诏的身影总是在晃动,使她无法看的清楚,最后终于眼前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