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醒婚
醒婚

醒婚 海十二 著

连载中 雨欣贾俊

更新时间:2021-01-22 16:30:31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海十二的原创小说《醒婚》,主角雨欣贾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田雨欣后来才知道,贾俊其实是很会挑女人的。他是一个永远都知道自己的痛点在哪里的男人。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二天,贾俊加班后火急火燎的冲进家门,却看到老太太手里正拿着一条自己的内裤,内裤上挤在一起的肥皂泡泡,像极了变形的笑脸。

晚饭后,雨欣忽然想到贾俊早上换下来的脏内裤还没有洗呢,便到衣橱里专门放内裤的小抽屉里去找,可是抽屉里竟然是空的,难道是落在卫生间了,就在她推开卫生间门的一刹那,却看到婆婆手里搓洗的正是那条她要寻找的男士内裤,雨欣愣了一下神,但很快便恢复了常态。

“妈,您这手里洗的是贾俊的内裤吗?”

“是啊,是啊,我看这是脏的,就拿过来洗洗了。”

“您…您翻过我们的衣橱?”

“妈,那是…那是我和贾俊…我们自己的隐私空间,您怎么可以不经过同意就随便翻我们的房间呢?”

“那有什么不能翻的,你,我不管,可是,贾俊是我儿子,我儿子的东西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不能翻的。”老太太顺手将内裤先放在了洗漱台上,她倒要看看田雨欣下边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雨欣感觉自己的脑子在嗡嗡作响,她在卫生间的门口来回的踱步。“妈,贾俊他是您的儿子,这没错,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您的儿子他已经结婚了,他不仅是您的儿子,还是我的丈夫,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不是您的私有物品,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啊,田雨欣,噢,他跟你结婚了,他就不是我儿子了,就不属于我了,是吧。”

“我没说他不是您儿子了,我真是和您说不明白了。先说这内裤吧,他都已经是30多岁的人了,他已经结婚了,您还给他洗内裤,您觉得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他就是多大了,也是我儿子,他的事情,我说了算。”

“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们尊重您,处处让着您,您是不是也应该尊重一下我们,妈,尊重应该是相互的吧。”

“田雨欣,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我会跟你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那完全是因为我儿子,要不是我儿子他喜欢你,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呆在同一个屋子里吗?”

“算了,妈,我和您也说不明白,我也不想说了,您把那内裤还给我,即便是洗,也应该是我来洗,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

“凭什么给你,这是我儿子的,当然是我这个当***洗。”

雨欣忽然一把拿过了放在洗漱台上的内裤,她不想再和这个老太太纠缠下午了。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个老太太毕竟是贾俊的妈妈,而且也是一位上了岁数的老人,雨欣实在是不愿意和她闹得太僵。可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老太太竟然一把夺回了内裤,却不想脚底粘了卫生间地上的水,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倒,雨欣急忙扶住了她“妈,你没事吧。”她却一把推开了雨欣,“谁用你扶。”就在此时,贾俊冲了进来。

还没反应过来的雨欣求助似得看着贾俊,贾俊一个箭步冲向了老太太,“妈,你没事吧。老太太带着哭腔便喊了开:“儿子,儿子你可回来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她,她推我。”听到这个推字,雨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妈,我是扶您,我没推你。”

“你就是推我了,你不推我,我能差点摔倒吗?”雨欣急的眼泪都下来了,她本还想解释,可是贾俊的眼神却让她感觉到了阵阵寒意,这寒意让她忽然张不开嘴。

“妈,先别说这些了,我先扶你回屋里,看看伤到哪里没有。”

“回什么屋,我不回屋,她,田雨欣她推我,你都不管吗?”

“老公,我没有,我真没…。”

“别叫我老公,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公吗?”

“我真的没有,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

“我只知道,我妈是不会骗我的。”

“你的意思是说,是我在骗你吗?”

“我不知道。”

雨欣又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头在嗡嗡作响,但是这一次眼泪却不听话的流了下来,她不想哭,尤其是不想在这哭,可是眼泪就是要不听使唤的流出来。她没有多想便走出了家门,听到最后的声音是门里的回音“让她走,儿子,别去追。”

此时的街上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拥堵感真实的再现了雨欣此时的心境,堵得慌。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到有些冷,才发现自己只穿了睡衣和拖鞋便出了门,一抬头,竟然走到了爸妈家的小区门口。她望着五号楼东边的窗户里投射出的熟悉的温暖灯光,有一种很想冲上去的冲动,爸妈他们这会在干什么呢?回想未出嫁时,这个时间,自己应该正在房间里看着自己喜欢的韩剧,妈妈在厨房里忙着晚餐,爸爸在客厅听着国际新闻。但是此刻,她明显的感觉到风里的凉意层层袭来,小区里的路灯将自己的影子拉的好长,她看着地上的影子,慢慢的蹲下来抱紧了自己,雨欣其实无处可去,要好的朋友都不在这座城市里,可是父母如果看到此时的她又该作何感想。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奈感深深浅浅的敲打着她,她想,如果此时自己能变成一棵树那该有多好,就长在这,生根发芽,哪也不去。

不知道自己胡思乱想了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哎,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大晚上的蹲在这,多冷啊。”黑暗中一个身影走了过来。“孩子,你是这个小区的吗?你…雨欣,是你吗?雨欣,你怎么蹲在这啊?”

“妈”

“这孩子,快进屋,你怎么不上去啊,这要不是我出来扔垃圾,你打算在这蹲一夜啊你。”

上了楼,她才看清雨欣的眼睛肿的就像两个小桃子,她心中便有了八九分猜测,但她没有多问。而是忙着给雨欣煮了碗热面,又找出了几件衣服,看着忙里忙外的妈妈,雨欣想,还是自己家好,为什么要到别人的家里啊,为什么一定要嫁人呢?

田雨欣的妈妈叫赵文萍,是市文工团的一名退休老干部,为人谦和,这一点从她的面相上就能看出来,有一种让人感觉舒服的亲和力。雨欣婆婆的面相却恰恰与其相反,生硬的五官线条透出一种带有距离感的冷漠,所谓相由心生确实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关于相貌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是35岁之前的相貌是爹妈给的,而35岁之后的相貌便是自己给的了,这个后期的相貌与一个人的天生丽质远一些,倒是与一个人的心性更近一些。

赵文萍身上没有大部分中国女人到了这个岁数的爱八卦,或者喜道东家长西家短的毛病,这样的女人往往在面对世事变故时,总是冷静的,但这冷静也许是因为并没有真正激怒她。

她一边收拾女儿的房间,一边在想一会该如何安慰她。作为母亲,她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委屈,可她也知道,作为女人,在婆家受些委屈似乎又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她是过来人,有着过来人丰富的战斗经验,可是似乎她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她所在的那个时代与现在当下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对婚姻的理解是不一样的,这个因为“时代”而隔开的代沟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让雨欣很无奈,让赵文萍很纠结,母女,母女,有时仅是一线之隔便会成为最不了解对方的那个人。

晚上,母女俩坐在床上聊起了家常,说是聊家常,其实一边是雨欣声情并茂的哭诉,一边是赵文萍冷静的倾听,屋子里此时只有她们两个人,这哭声里显出一种软绵绵的苍白。赵文萍一边给女儿递纸巾,一边恨恨的想着贾俊的妈妈钱芬的可恶。她一边安慰女儿,一边在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对策,赵文萍并不是一个烟火味很重的女人,在她的逻辑里,人与人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沟通的,平日里的她如果与人发生争执,那一定是被对方逼急了,可就算是骂人她也绝不会带一个脏字的,她讨厌那种世俗味很重的女人。但是这次,碰上钱芬这种挑拨离间的婆婆,她决定了,为了女儿的幸福自己这次豁出去了,中国女人那一套惯用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谁不会啊,这次我就让你钱芬知道,我赵文萍的女儿绝不是好欺负的。

第二天一大早,赵文萍很早便出了门,她来到贾俊他们小区的小广场上找钱芬,她知道这个老太太每天早上在小广场上跳广场舞。远远的就能看到人群里一个穿深蓝色上衣的老太太,在音乐声里笨拙的扭动着老胳膊老腿,看上去与眼前这个群体有些格格不入。赵文萍上前拉住钱芬的手便往人群外走,钱芬愣了一下,急忙想要抽出手,可是赵文萍的手此时就像两片单薄的钳子一样,虽然单薄,但一样有力的将钱芬钳出了人群。

“你放开我,亲家,你这是干什么呀?”

“你要是还要你这张老脸的话,就乖乖的跟我过来。”

“亲家,我这就听不明白了,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装,接着装。”赵文萍狠狠的甩开了她的手。

“你把话说清楚了,我装什么了。”

“你装什么了,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戏演的挺好啊,你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我问你,雨欣和贾俊这次闹矛盾,是不是你,雨欣明明没推你,你偏说她推你了,你上演的这是苦肉计,是不是?”

“哎,赵文萍,你说这话得有凭据啊,田雨欣说没推就没推了,那我还说她推了呢,她就是推了。”

“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个老太婆还真是可恶啊,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你不来,这两个孩子好好的恩爱着呢,你这一来,这两孩子就闹矛盾,你看看你还像个家长吗?胡搅蛮缠,挑拨离间,贾俊这孩子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妈,你这不是坑孩子吗?”

“我这妈怎么了,我这妈怎么了,我给他买了房,我给他买车,我当然有权插手他的生活了,你们家田雨欣,我就是不喜欢,还老跟我提什么夫妻共同体之类的,下了班回到家,家务活之类的居然要和我儿子一人一半,所有的家务活都应该是女人的,我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哪有让丈夫插手家务活的道理。我们家贾俊,从小到大,我什么都没有让他干过,田雨欣就应该家里家外全包了,好好的伺候着贾俊,小心的伺候着贾俊,这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儿媳妇。”

“我的个娘,还家里家外全包了,你想什么呢,你这不是在给你儿子找媳妇,你这是在给他找保姆呢。先不说这个,你这人说瞎话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那房子,你给出的首付,不假,可是人家小夫妻俩每月还按揭贷款吧,那车,那是贾俊自己辛辛苦苦攒钱买的,怎么个就都成了你买的了。咱再说,现在都已经是什么年代了,男女平等,他们白天为了他们自己那个小家庭,各自忙碌工作,晚上回到家里,都很累,那家务之类的当然应该共同分担了,一个做饭,一个洗碗,一个擦桌子,一个墩地,多和谐的小家庭生活啊。难道只有你儿子上一天班了很累,我姑娘不累啊,噢,你儿子是爹生妈养的,我姑娘不是啊,你儿子你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没让他干过,你心疼,那别人家的孩子嫁到你家,你就把人家当保姆使唤呀,那人家的父母不心疼吗?做人要将心比心的,贾俊到了我那里,我什么都舍不得让他干的,你可以问问他是不是这个样子的。再说了,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你不能还用你那个老观念去捆绑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提什么我们那一代。我们那一代嫁了人,在家里,女的十个有八个是像保姆似的伺候着男的,男的在家里都跟大爷似的什么都不干,这是我们这一代女人的悲哀,你还把悲哀当荣耀了。可是这一代人不一样了,家庭责任是夫妻共同的,男人对家里的这些家务啊什么细小的事情参与的越多,反而越有利于家庭的和谐,再说了,也不会真的让贾俊去干多么细致的家务活的,只是让他参与进来,最终大部分的家务活还不是我们雨欣包了吗。你说你这,你这不是给他们制造矛盾是什么?”

“好,好,我说不过你,我不管,我只要我儿子每天舒舒服服的有人伺候着就好,田雨欣她做不到,我会再给我儿子找一个能做到的儿媳妇。”

“你…你,我怎么当初就没看出你的真面目呢,好,我也不和你说了额,我让这个小区里的这些跳舞的老姐姐们给评评理,我和她们说去。”

“赵文萍,你要干什么呀,这是我们的家事。”

“哼,怕啦,怕别人知道你是个恶婆婆,是吧,我告诉你,晚啦。”

赵文萍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人群里,关掉了音响,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老姐姐们,今天有点对不住大家了,我关掉这音响,并非故意扫大家的兴,只是希望大家来给我女儿评评理,她,这个新社会的恶婆婆,生生是要逼散了我女儿和女婿那小两口啊。”小区里的跳广场舞老太太老大爷们一瞬间都围了上来,人们一边诧异的望着钱芬,一边七嘴八舌的插着嘴,“这都什么社会了,还有这样的婆婆,这还真和电视里演的恶婆婆有得一拼了。”

“他们家的儿媳妇人很好的,在这个小区里是个热心肠,心善,人好,这么好的儿媳妇都不要,想要什么样的儿媳妇啊,这是?”

钱芬的脸上开始一阵红一阵白的挂不住了,其实她自己也自知理亏,可是她就是要逼走这个她不喜欢的田雨欣,从田雨欣进门那天起,她就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她就是想不明白,儿子怎么就喜欢上她了呢。更可恨的是,自从她和儿子结婚后,儿子的眼里就只有一个田雨欣了,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儿子对她的关注度便少了许多,她受不了,她受不了儿子离自己越来越远,她认为自己辛辛苦苦一手带大的儿子被田雨欣这个女人给抢走了,她越发的讨厌起这个女人,尤其见不得儿子和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亲昵,她对田雨欣的厌恶与日俱增,她要赶走这个女人,她要让儿子的关注度从新回到自己身上。可是这些真实的想法她却无法在人前言说,更不敢让别人看出她的真实内心,因为这些真实的想法最开始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始终逃避承认这些真实的东西,越是逃避,就越是会在生活中挑田雨欣的各种毛病,好像以此就可以证明不是她真实的内心世界可怕,而是真实的田雨欣确实做的不够好,她有充分的理由来挑这个儿媳妇的毛病,这和她的内心没有半毛钱关系。

现在她看着人们一张张议论着她的面孔,这些面孔由远及近,而后又由近及远,最后竟连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这片白茫茫里没有五官,只有两片鲜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一张一合,一张一合,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跟着这一张一合的节奏开始扭曲,抽搐,挣扎,“疼…疼”钱芬的嘴唇终于也一张一合的发出了声。

医院里,雨欣看着病房四面白色的墙心里有些发毛,瞅瞅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婆婆,再看看贾俊发白的脸色,她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她只能无声的站在角落里,沉默到好像自己并不存在一样。

惨白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星星点点的打在了婆婆的身上,她躺在床上安静的样子其实是让人有些不太习惯的,雨欣有些不受控制的会想起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她挑东挑西种种不满意的样子,她的样子可以有很多种,但就是没有办法把她和此刻躺在床上那个安详的老人联系起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打断了雨欣的胡思乱想。

“妈,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贾俊关切的拉住了婆婆的手。

“儿子,这是,这是哪啊?”

“这是医院,妈。”

“我怎么…我怎么到医院了。”

“妈,没事,你就是有点累了,你躺好,我去叫医生。”

“不对,你等等,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我为什么会在这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了田雨欣。

“儿子,我是因为她,我才晕倒的,她怎么会在这里,让她走,让她走。”

“妈,我妈她不是故意的,这里面有误会,我代她向您道歉,我……。”

“闭嘴,你还好意思跟我提你那个妈,母女俩没一个好东西,都想气死我,是吧,气死我,好彻底霸占我儿子,是吧,我告诉你们,没门。”

“妈,您说什么呢。”田雨欣有些着急。

“你闭嘴吧,你先出去吧,我妈需要休息。”雨欣看着贾俊冷漠的表情,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多说无益,他的眼神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现在不想看到她。

雨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病房的,眼泪凉凉的划过脸颊,她左擦,右擦,左擦,右擦,可是怎么擦好像都擦不完似得。在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前,她看到了赵文萍,那个有些驼背的身影正拎着一个小红布兜来回的踱步,焦急而又落寞,雨欣急忙抹干了眼泪。

“妈,你在这干什么呀,快回家吧。”

“雨欣,我这心里不踏实,你婆婆怎么样了?”

“她,已经没事了,她心脏不太好,情急之下晕了过去,没事了。”

“雨欣,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只是想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让她别再那么肆无忌惮的欺负你,她这么欺负你,妈看着心疼,但我没想到她会晕倒,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妈,我懂,我懂,先不说了,这一上午折腾的你也累了,你先回家吧。”

“好,那我听你的,我先回去,你……”赵文萍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雨欣一直守在病房外,她想进去看看婆婆,但想想此时的婆婆一定不想看到她,于是就等在了门外,她想等着贾俊出来,好好的和他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可是最终等来的是贾俊始终如一的冷漠,这冷漠让她百口莫辩。

在钱芬住院的这一星期里,雨欣每天中午都会把做好的饭菜以及营养汤送到病房,然后在贾俊和钱芬的冷眼中默默的离开,这次的事情确实是自己的母亲有些过分了,所以婆婆的对她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反倒是贾俊在这件事里对她异乎寻常的冷漠让她忽然觉得,这个同床共枕的男人有些陌生,可是陌生在哪里,一时之间,她也说不上来。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