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宠之娇相难惹
绝宠之娇相难惹

绝宠之娇相难惹 沈孟欢 著

完结 雪流瑾慕朗

更新时间:2021-01-22 16:30:18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沈孟欢原创的言情小说《绝宠之娇相难惹》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雪流瑾慕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简介无能,此文绝宠,欲知后文,请走正章】  年少孤独,恣意飞扬,她承四国经济命脉,白裙轻装,横走天下,势无可挡。  本是一时迷恋,她毫不犹豫涉足皇权夺嫡之争,浅笑暗观山虎斗,乐在其中。  观着观着,咦,国难当头啦?  是救,还是不救?  罢了,故人遗愿在先,还是救吧。  岂料,这一救,便成就了一代惊才绝艳之女相。  惊澜起,风云变,乾坤倒,乱世现,赤土覆江山,殷血溅长殿,尔入吾境三千里,吾破尔军三千万。  【抒情版】:  梦回——  那一年,一袭温润如玉的身影带着无尽的纵容与宠溺走进她的世界,从此,她的世界便失了其他所有色彩。  那一月,信寄相思,情绵十里,恍若时光交错,梦幻得不真实。  那一日,她幽幽转醒,往日不复,如烈火焚烧,飞灰涅灭,再无踪迹。  相遇——  他和她同样是孤独的人,冥冥之中的牵引使他们相遇,而后交集。  他没有倾天之权,没有绝世之貌,甚至没有一种讨喜的性格,但如果她想要,他可以倾尽一切去为她改变,这一生,他只愿默默守护在她身后,护她一生无虞。  然而,世事总是无常。  ——留在我身边,你的人生也许只有一种可能,可是离开我,你的人生就有无数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雪流瑾是从一家客栈里醒来的,脑袋像被人拿着树枝狠狠搅过一顿似的,乱成了一锅粥,混沌不堪。

她用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压着太阳穴,闭着眼睛想了很久,才对昨晚有了些模糊的印象,好像自己是进了一家叫无忧楼的酒楼,然后遇见了一个人,可那个人是谁,长得什么样子,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怎么就一点警惕性都没了呢,她暗暗恼火,不知道对方是谁竟然还敢在他面前喝醉,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空气中微微波动,雪流瑾眸色一敛,只见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个青黛色的人影从暗处走出来,左手还提着一把精致的异族短剑,她大步来到雪流瑾面前,单膝跪下行礼,语气激动难掩,“小姐,属下终于找到你了。”

雪流瑾看着来人,扬了扬眉毛,两条胳膊作为重心往后一撑,神情纠结。

“九铃啊,你家小姐我还没玩够呢,你来的这么早,让我可如何是好。”

“是属下的不是,小姐这么好,想必也不会和属下计较的对吧。”九铃是个很活泼的少女,婴儿肥的脸蛋上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总爱笑嘻嘻地说话。

雪流瑾有些无奈,看来自己的美好假期就要这样结束了,见她还在跪着,便轻声道,“起来吧。”

“是。”她应了声,利落地站起身,一边沾沾自喜,“果然还是我的探查能力一流,段曦那家伙当统领惯了,哪里有我灵活多变。”

雪流瑾起身走到桌边坐下,方桌中央有一个青瓷茶壶和一圈反扣在周围的茶杯,她随手拿了一个反过来放在自己面前,提了茶壶倒了点水。

“段曦也来了?”她询问道。

“是啊,不过隐卫营有些事急需她去处理,说让我替她向小姐请罪呢。”

雪流瑾听着,浅浅喝了一口水,随即皱了眉头,把茶杯放到桌上。

“属下去倒点热水。”九铃一直注意着她的动作,见此立刻就反应过来要去倒热水,却被她拦住了。

“不必了,我也不是很渴,最近我不在,有什么事发生吗?”

九铃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小姐,宁王殿下盛邀,属下已经婉拒几次了,若是再驳回,恐怕不太好。”

宁王毕竟是王爷,她们御流山庄虽然不干涉皇家的事情,但也不好太过得罪,加上她的身后还有慕朗虎视眈眈,若是想置身事外,恐怕难了。

雪流瑾沉思许久,眉宇间闪过犹豫,然后是一抹果决。

“你回了宁王,就说我答应了他的邀请。”

当今圣上有很多孩子,可惜活下来的太少,只有二子一女,太子慕朗,宁王慕珩,清王慕璃,慕璃最受百姓爱戴,但因身中剧毒对这些身外之物并没有多大的好奇心,一直隔岸观火。

慕朗太子之位做了十余年,随着慕珩实力壮大,两人斗得水火不容,若是想找慕朗报那断天涯之仇,与慕珩结盟是最好的选择,没办法,她从来不是个轻易吃亏的人,要怪就怪慕朗,他的心太大了。

“是。”九铃眼里闪过诧异,并没有多讲,然后站在原地,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雪流瑾欲言又止,迟迟不肯离去。

“可还有事?”雪流瑾见她一直盯着自己,有些疑惑。

“小姐,您这些日子还好吗,大家都很担心您。”九铃终于将憋了许久的话说出来,雪流瑾心里暖了暖,浅笑着回答。

“我还好,断天涯一战,我落到崖下,崖下有一个湖,被人救上来了。”

“如此,那属下一定要好好谢谢那位救了小姐的恩人。”九铃话语中带着感激,天知道这些日子找不到小姐她都要疯了。

雪流瑾想起气质清冷的某人,开口道:“你会有机会见到他的。”

“小姐,如今您平安无事,不如再去营里选个人随时伺候着。”

那一战,雪流瑾身边的人全都战死,只有她自己落崖死里逃生,想着便知道有多么惨烈,待她回归的消息传出去,依旧危险。

“可以,你让段曦安排吧。”雪流瑾应允了,她原本也是有这种想法的。

“是,小姐。”

雪流瑾扫她一眼,声音不冷不淡,“太子府那场大火,是你放的吧。”

九铃听了,清秀的小脸有些无辜,她举起三根手指做发誓状,“小姐,那火真的不是属下放的,属下保证。”她不过是帮段曦放了个哨外加递了个火折子而已。

看她的表情,雪流瑾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出口却是一句赞赏。

“这火,放的好。”

“谢小姐夸奖。”九铃下意识接了一句,回神时见自家小姐正似笑非笑地瞅着她,不禁脸上一热,装作若无其事的道,“小姐,今早庄主那边传来消息,让您回庄。”

说完后她就感觉气氛刷的一下子冷凝了,安静的让人窒息,心里暗暗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先搁着不说。

“小瞳最近怎么样了?”雪流瑾自动忽略她说的话,转问另一个问题,想到唯一的弟弟,她面容上浮起一丝笑意。

“小姐,少爷有我们的人保护着,一直很好,就是经常会问起您。”见她对回庄的事避而不谈,九铃松了口气,表情轻快了一些。

雪流瑾把右手搁在桌上,指尖有的没的轻点着桌面,“你告诉小瞳,等姐姐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就回山庄看他。”

“好的小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