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拒嫁恶少
重生之拒嫁恶少

重生之拒嫁恶少 回眸千百度 著

完结 宛佳宛晴

更新时间:2020-05-09 04:57:19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回眸千百度的原创小说《重生之拒嫁恶少》,主角宛佳宛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场精心谋划的背叛。  一场以爱为诱,以情为饵的骗局。  她,宛家嫡女被人唾弃、诬陷凌辱、惨遭剁指、夺命沉塘!  当,她获重生,素手弹指间筑起座座炼狱,笑看往昔对她“眷顾”有加之人,破心机,落陷阱,踢进鬼门毫不客气!  叔婶刻薄姨娘恶毒,断她财路休她夫——小小利息!  庶妹夺爱渣男绝情,上错人来叫错床——微微惩戒!  她知,生于烽烟乱世,女儿当自强!  茶道纺织,田园钱庄,贩卖军火,回眸间,锋芒尽藏!  谁知,立誓避之不及的冷酷男人,一见面便上演霸宠没商量。  传闻,他一声号令,万马奔腾,却独独对她束手无策。  传闻,他狂傲霸道,战魔名将,却偏偏对她柔情万丈。  烽火佳人,一声长叹……此男,无敌牛皮糖!  【军火交易VS卖身契】  她穿着淡蓝色手绘兰花旗袍,优雅一笑,“我要和你做笔交易。”  对面的他一袭白色合体西装,宠溺一笑,“我都是你的,还用交易吗?你要什么?船?全是你的,任你差遣,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他们也得去,钱?随便拿,哪怕穿了老底,有我兜着。”  宛佳眼神凝重,表情严肃:“我借你的船只运载军火,这是杀头的买卖,你敢?”  他严肃而郑重地宣示:“生命诚可贵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龙炎桀同样的一句话从娘的嘴里说出,让宛佳心底隐隐作痛,她不由紧紧握住娘的手,下了决心,“娘,有我在,绝不让你再受苦!”

张氏奇怪地看着她,刚想细问,便听到门外叫宛佳的声音。

“宛佳,快出来。”是三老爷兴奋地叫。

宛佳扬着笑脸,走了出来,“三叔,谈成了?”

“成了,成了,多亏你。”三叔笑眯眯地说,张氏也出来,奇怪地看着平日里不太喜欢和她们说话的小叔子。

“大嫂,我和宛佳说句话啊。”三老爷神秘兮兮地把宛佳拉到一边,悄声对她说,“徽家不但收了今年的茶,还定了明年的茶,我们恐怕没有茶供应城里的宛家茶庄了,你爹要是知道了,会怪你吧?”

“只要老太爷同意,哪有什么关系?说不定,爹能收到比宛家更好的茶叶呢?比如张家北山的茶?呵呵。”宛佳面上柔柔一笑,眼底掠过一抹讽刺的笑。

爹对柳姨娘言听计从,竟然嫌弃宛家自己的茶叶,转做洋茶,记忆中,老爹就是做洋茶亏了一大笔,那就让他们早些自食其果吧。

一天大早,桀星抱着一包东西在门口张望着,看见宛佳出来,高兴地挥了挥手。

宛佳笑问,“怎么是你?”

桀星把怀里的纸包递了过去,“大小姐,这是杨老三让送来的杨梅糕饼和杨梅蜜饯。”

“收着吧。”宛佳对花蕊说道,上下打量着桀星,刻意收拾过的他原来是个很俊逸的少年,尤其一双眼睛亮如星辰,笑起来很阳光。

“你最近都干什么呢?”宛佳想着他在龙炎桀面前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样子,心里充满了感激。

桀星挠了挠头,“还不是瞎混。”

宛佳想了想,“你愿不愿意找份正经事情做?”

桀星惊喜地看着她,“大小姐愿意帮我吗?”

宛佳正想说话,看见三叔叔过来,便笑了,“三叔叔。”

“宛佳。”三老爷带着账房先生走过来,“巧了,刚想去找你呢。这个是送你的几套新衣服和几块送你娘的布料。”三老爷笑眯眯地让账房先生递过来一个很精致的大盒子。

桀星马上帮接了过来。

“这是宛佳的朋友?”三叔叔对桀星的态度难得和蔼。

宛佳一笑,“是啊,三叔叔你们镇上的茶庄是不是要请人啊?桀星可聪明了。”

三老爷哈哈一笑,“宛佳的面子一定要给的,明天你就到茶庄来吧。”

桀星眼睛一亮,鞠了个躬,“谢谢三老爷。”他望着宛佳的眼睛烁烁生辉,脸上悄然绯红,有些腼腆起来,“谢谢大小姐。”

“好好干。”宛佳笑笑,看着三叔叔去了老太爷那,想起什么,“不如我带你去茶庄看看,你到二进院门等我吧,我换件衣服,再去和三叔叔爷爷说说就来。”桀星点头,满心欢喜地跟着她进了二进院门。

宛佳看着款式简约淡雅的新衣,她快十年没穿上新衣服了吧?也许换件新衣换种心情,索性挑了一套淡绿色的袄裙换了,便出了自家的朝晖园,准备进对面老太爷的院子颐养园。

花廊上走来两个穿着华丽袄裙梳着一对圆髻的少女和一个穿着黄色长褂蓝色织锦背心的小男孩。三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后面跟进来的丫头们手里拿着书包,准备回各自院子。

“三小姐、四小姐、五少爷回来了。”管家刚从颐养园出来,见她们便笑眯眯的打招呼。

宛佳淡淡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准备进园。

“大姐,你去爷爷厨房拿些点心过来,我们饿了。”四小姐宛霞娇嫩的声音传了过来,就像呼喝一个丫头。

宛佳没理他们,径直往里走。

三小姐宛华和五少爷宛杰是二房的孩子,四小姐宛霞是三房的女儿,他们三个都在宛家私塾读书,宛佳开始也读了一年,因为父亲的钱越来越不及时,没人疼的孩子,也将读书念头断了,直到回到城里的宛家,父亲觉得面子上过意不去,才勉强让她跟着宛晴一起上了洋学堂。

以前,宛佳不喜和人交往,加上自己穿着寒颤,更是不愿几个堂兄妹玩,自然都不是很亲。

“喂!你听到没有?聋子了吗?”宛华刁蛮尖利的声音叫唤着。

宛佳缓缓转身,一双深幽的眸盯着她们,顺手抄起一根放在墙边的木棍,在墙上敲了敲,咚咚咚,三声,敲中了三个孩子的脑袋似的,大姐眼中忽然划过一抹狠辣的目光,他们一惊,平日里像下人一样唯唯诺诺的大姐怎么变了一个人?

宛杰年纪小,吓得眼圈一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姐要打人啊。”

宛华和宛霞吓得脸色煞白,三个家伙缩在一起,恐惧地盯着拿着木棍的大姐。

宛佳冷笑,真是不经吓,“我正要去烧火,你们要一起吗?”

宛华一听是烧火,见她又像平常一样柔柔的了,便反应过来,双手一叉腰,指着她,“你说什么!要我们去烧火?你和你妈都是我们一大家养着,给你们一口饭吃就不错了,居然敢让我们去烧火?”

宛佳一笑,“是啊,我们母女两靠着二房养着呢,所以我得烧火,没空给你们拿点心。”说着准备转身。

“站住!你敢偷我的衣服?”宛华忽然冲了上来,一把扯着她的衣领就往外拖。

宛佳皱眉,一把握住宛华的手腕,低喝,“松手!”

“不松!你的衣服分明是我的!”宛华看她一身新衣就起疑心,宛佳从来都是穿自己剩下的旧衣,哪有新衣穿过?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煽在宛华嫩白的脸上。

宛华一愣,见宛佳一双眼睛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不由头皮发麻,不自觉地往后一退,没留意后面便是石凳,被一拌,“妈呀”惊叫一声,就往后倒了去。

宛佳一把抓住宛华的手要扯上来,谁知宛华忽然使劲一拽,宛佳脚下不稳,反被宛华一推,膝盖磕在石凳上,痛得钻心,眼看就她的头要重重磕到石凳上,一个身影飞扑过来,将宛佳一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