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十品莲台
十品莲台

十品莲台 牛仔西部 著

连载中 云霆王良

更新时间:2020-08-01 20:41:03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十品莲台》的小说,是作者牛仔西部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天启大陆,人妖魔三族并存,各路天才鬼才奇才层出不穷。  云霆幼时博览群书,以文安身,后得十品莲台,以武立命,至此便卷入这乱世中去。  他背一把铁伞,掌一柄短剑,藏一尊莲台。  与美同行,与圣同往,追逐着那武道的巅峰!  乱世修武谁当雄?  屠魔灭妖当我辈!  【买断作品,点击收藏】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云战峰一阵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本来没有退路的局面,竟然出现了转机。

“云霆,你果然是好样的,竟然在合约上加上了十天的赔款期限,这可帮镖局解决了大问题呀。”云战峰此时激动的说。

除去镖师的抚恤金,以及那些伤员的汤药费,家里顶多能拿出四千两,也就是说还差一千两银子。但有了这十天的时间可就不同了,完全可以去找朋友帮忙,一下子就打开了局面。

只听云霆道:“爹,事情没那么简单,十天之内你即便借到了一千两银子,凑齐了赔款给了王良,但咱家可就空了,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接生意,所以咱们还得想个万全之策。”

云战峰心中一紧,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便苦笑一声:“云霆,爹不如你。不过咱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毕竟被人追上门要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今天照看一下伤员,明天我就出门借钱去。”

云霆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所以就没多说什么,但他的心里却堵着一口气,心说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还用得着这么费劲,直接杀上大雁山,灭了鲁东升就好。他忽然间对实力就无比渴望起来。

回到自己屋中,他眼底深处始终都蕴藏着一股凝重与沉思。但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人正是彩泉城的城主,如果城主出手的话,不说杀死鲁东升,起码能要回那批丝绸。如果丝绸回来了,那么眼前的问题便迎刃而解。

想到这里,他便待不住了,直接奔外面走去。

大秦王朝分南北,共十三个行省。每个行省内都有数百城池,行省的最高领导人是总督,而城池的最高领导人自然是城主。

大雁山距离彩泉城三百里开外,平常为祸百姓,彩泉城的居民也屡次受到劫杀,如今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所以必须找城主说道说道。

云霆修炼之余除了看书写字外,就是在城内闲逛,所以他深知冷宗原某些特殊的嗜好,纵然双方的地位相差悬殊,也有胆子去一趟城主府!

云霆走到街道上,看着头顶灰蒙蒙的铅云,感觉胸腔内格外沉闷。

现在是中午时分,大多数居民估计都在家中午睡,街道上显的有些空旷。

城主府在彩泉城深处,离云龙镖局不近,但云霆心里挂着计划,所以也不耽误时间,将胸口的闷气悉数呼出,飞快奔城主府而去。

一个时辰后,云霆就来到了城主府近前。

城主府的门楼很大,很是气派,朱红色的大门上嵌着八十一颗黑色铁钉,紧紧地闭着,就如同仁人志士在残酷刑罚前永远不肯张开的那张嘴。

门口有两队兵卒护卫,呈燕翅排开,双目如鹰如隼,不住的打量周遭的街道以及稀疏的行人。那意思,看谁都不像好人。

见到云霆后,一个面色微黑的护卫队长眼中精光一炸。

云霆看到对方的眼神,只觉压力凌人,心道这些城主府的护卫,起码都是凝元五重的实力,比一般人要强大太多。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作了个揖,陪笑道:“麻烦这位护卫大哥前去通报一声,云龙镖局云霆求见冷城主!”

那护卫队长上下打量了一下云霆的装扮,看起来只是一个落魄书生的模样,顿时没好气地冷笑道:“云龙镖局何时出了个读书人?城主大人日理万机,哪有功夫见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还不快给我滚!”

云霆脸色一变,佯怒道:“在下有要紧事求见城主大人,如若误了大事,那就不是阁下担当得起的了!”

“你说什么……”

见云霆态度比他更嚣张,那护卫队长顿时迟疑了起来,正犹豫着准备吩咐人进去通报,突然听到城主府两扇大门吱呀一声开启,一个魁梧的身影走了出来!

“城主大人!”

护卫队长以及其他护卫均躬身行礼!

“从里面就听见了喧哗,发生了什么事?”冷宗原正要出门,就听到护卫队长在大声呵斥。所以眉头一拧便问了起来。

只见冷宗原五十多岁的年纪,长的很魁梧,方面大耳,眼睛很小。但他可是凝元九重的绝顶高手!。在彩泉城说一不二!

“禀告大人,这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想要见您!”护卫队长一指云霆。

冷宗原看向了云霆,那双小眼睛中偶现疑惑,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对方,便沉声道:“你是谁,找我什么事情?”

云霆暗地中冷笑,心说这厮道貌岸然的德行真有几分火候。

“在下云霆,我爹是云龙镖局总镖头云战峰。这次来找城主是为一件大事!”云霆继续笑道。

“哦?”冷宗原那双小眼睛一眯,他自然知道云龙镖局的云战峰,毕竟彩泉城内就只有两个镖局而已。身为城主,城中重点居民来访,自然不能像护卫队长那样任意驱赶,所以继续问:“什么大事?”

云霆支支吾吾半天,环顾了一下左右,有些难以开口。

冷宗原见云霆装模作样,心道什么事儿还至于这么神秘?要是你小子胆敢戏耍老夫,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随后一摆手,就带着云霆进入了城主府,进入大厅屏退旁人待后,冷冷说:“到底什么大事?”

云霆这才开门见山,把大雁山劫镖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冷城主,大雁山的贼寇太猖狂,在下前来求见,就是想要摆脱城主大人为我等作主。”

冷宗原眉头一掀,心说竟然是这件事……

沉默了一会儿,冷宗原忽然苦笑起来:“云霆啊,按理说大雁山的贼寇虽然不属于我管辖,但他们贪婪残忍,祸害了不少百姓,我的确应该去管上一管。可是……实话说了吧,老夫不是鲁东升的对手,去了也是白白送死。所以这事儿,我帮不了你!”

云霆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样子还是把鲁东升给低估了。凝元九重的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他是后天境界的强者?

“冷城主,现在王良前来逼债了,我们家拿不出这么多钱,已经没有太好的办法了。您贵为城主,不说拿了鲁东升的Xing命,但您若能出面试压,我想那鲁东升也不至于不给您的面子,云霆请求您能把那批丝绸帮我镖局要回来,如此镖局上下将感恩戴德,铭记于心!”云霆很认真的说道。

冷宗原嗤笑一声,脸色冷了许多:“云霆,你不请自来,要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肯定严惩于你。都说了我不是鲁东升的对手,他岂会买我的面子。要是你们做镖局的丢一次镖就找一次我,那老夫就什么也别干了。”

云霆依旧很认真的说:“城主大人真没法帮?”

“哪儿这么多废话,今天老夫心情好,不想搭理你,滚!”冷宗原动了火气,小眼睛瞪的贼圆。

云霆叹了口气,犹豫着道:“在下曾经不止一次看到冷城主您穿梭于东街的刘寡妇以及南街的王寡妇家里,虽然您已经乔装改扮,但您的仪态举止高不可攀,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去得次数多了,在下多少也就认出来了。还有,大人曾经用马车载着三名醉红楼的姑娘去了野外,大半天才驱车回来。并且表情似乎很满足的样子……”

这便是他敢面见城主的筹码!

“咳咳……!”冷宗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那张大脸都憋的通红,指着云霆大骂:“混账,这事儿你都跟谁说过?”

“您要是不帮我镖局这一次,在下倔强书生一个,当用项上头颅向您保证,明天一早,整个彩泉城都能对城主大人的风流韵事家喻户晓!”云霆从没有这么认真过。

他体质孱弱,时间很充分,处理好了镖局的账目,就经常在大街上游逛,所以看到了许多人都不曾发现的事情。

“你就不怕我杀你灭口,我可是城主,我可是凝元九重的高手。你敢这么威胁我,那纯粹是找死!”冷宗原无比气愤的说。

“在下来时已经将您的丑事写在了书信上,只要在下出事,那您的事情照样会传扬出去!”

冷宗原脸色越来越沉,其实他害怕自己的名声被毁,根本不敢把云霆如何如之何!没想到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子给要挟了!

但这事儿非同小可,要是被人给知道堂堂城主成天跟寡妇厮混,那被人笑话还是小事,若是仕途从此终结,问题可就严重了……

所以他一跺脚,指着云霆的鼻子哆嗦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我算你狠!”

……

云霆离开城主府的时候,脸色依旧十分郁闷。因为即便是这么威胁冷宗原,这鳖孙都没肯答应去大雁山索要丝绸,他仿佛看出了自己只敢限于口头威胁一般,只是给了自己一千两的封口费。从某种意义上看,这也说明鲁东升的确强得可怕。

但这一千两银子,足够六个镖师的抚恤金以及镖局的日常运作了。也就是说,王良的五千两白银不用发愁了。这还叫云霆的心情好过一些。

但就在他快要到家的时候,空中的铅云忽然凝厚起来,天际一黯,紧接着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滚滚闷雷炸响四野。紧接着瓢泼大雨就倾盆而至。

冰冷的雨点砸将下来,形成一道白色雨幕,落在干燥的地面上扬起一片尘烟,然后快速渗入其中,逐渐汇成道道水流。

顿时之间,街道上行人乱窜,各自寻找避雨的地方。

云霆赶紧捂住怀里的银票,生怕弄湿,连蹦带跳的往云龙镖局的方向赶。

此时雨势极大,遮天蔽日,当云霆绕过一条街道的拐角时,天下一个落雷哗的一声劈到街边一棵树上。

只听吱嘎一声,碗口粗的树干径直朝云霆倒了过来。云霆一惊,赶紧朝前一跃,却已是来不及,整个人凌空中被那树枝一绊,随着就摔了出去,扑倒在那一地的泥水之中。

此刻的他浑身上下的衣衫顿时被溺水沁透,脸上手上全都是漆黑一片。

但看着雨势越发狂暴,云霆片刻也不敢耽误,继续捂着被沁透的胸口奔向云龙镖局。

等回到自己屋中,宛如落汤鸡一般的他,火急火燎的从怀中摸出那一千两的银票,但很可悲的是银票已经被沁透,并且因为摔的那一跤,现在已经破烂不堪!

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千两银子,就这样全毁了!

家里的钱又不够了!

云霆刚刚好一点的心情再次被破坏,他把破烂的银票往地上一摔,心头一股泻火直接顶上了脑门,他红着眼睛大吼:“因为体质孱弱无法修炼出更高的境界,因为鲁东升那贼子使得我家损失惨重,因为冷宗原胆小怕事我们无法报仇,因为你这该死的雨水到手的银票全毁了,怎么就没个顺心的时候!”

这时他看到了窗台上那尊石质佛像,心中的火焰立即拔高三尺,就像有人泼了一瓢油,长久以来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的习惯顿时丢到了九霄云外!

云霆指着佛像破口大吼道:“你不是能保平安吗?你不是能定风水吗?那为何我二叔重伤?为何六名镖师惨死?你他妈全是骗人的!既然拿你无用,那我还留你作甚!”

云霆头脑一热就拿起那尊佛像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啪——

佛像粉碎!

但云霆的眼神一下就被满地的石屑所吸引,因为就在一地石屑中竟然出现了一尊巴掌大小的金色莲台,这莲台通体萦绕灵光,莲瓣晶莹剔透好似琉璃,表面佛光普照,梵音袅袅,仿佛每一片莲瓣中都藏着一尊古佛。

“佛像里怎么会出现这东西?”云霆见莲台十分绚丽,应该是个很珍贵的宝物,所以他心头的火气顿时一消,连忙蹲下身子就要捡。

但不知怎么的,这莲台看似光润圆滑,实则见棱见角且无比锋利,他的食指刚刚接触到莲台,就被锋利的边缘划破,云霆疼的一哆嗦,丝丝血迹就淌了出来,正好浇灌在莲台表面。

而这尊金色莲台貌似是一块海面,一下就把那些血迹给吸了进去。

这一下可不得了,只听‘翁’的一声,这安静的金色莲台忽然金光大放,将整个屋子都涂上了一层金色,而云霆被吓的目瞪口呆。

一道庄严的声音自莲台中迸发出来:“以自身精血激活十品莲台,开启第一片莲瓣,传授凝元境绝品神通!”

地面上大放金光的莲台‘嗖’一声就化作一道金色光束射向了云霆的眉心。

“啊!”

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而后就摔倒在地,彻底昏迷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