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今夜不忧伤
今夜不忧伤

今夜不忧伤 杜萧染 著

连载中 红狐狸红灵儿

更新时间:2020-08-01 20:40:11
完结小说《今夜不忧伤》是杜萧染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红狐狸红灵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本是九天神女,因为一次任务跟一只狐狸接下了梁子,狐狸给她施了人间最大的诅咒,让她生生世世都得不到幸福。他本是紫微星宿下凡,只因和她注定的情缘,而被人改了命运。所有的坎坷,好像都是因为背后的那一只大手,但所有的坎坷,都敌不过一颗想战斗的心。人间好累,天庭很暖,但天庭没有他,没有他的世界,便没有了生趣。她要去找他,虽然人海茫茫,虽然已物是人非,她已不知他的模样。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芊成的热情在知府那里被浇了个透心凉。知府说的容他考虑考虑,在芊成这里感觉八成便是没有了希望。

郁闷和无奈,像一股潮水瞬间淹没了他,多日来一直压在心里的委屈让他很想大醉一次。

在路上碰巧遇到了张副官,他便不管不顾,不问张副官有没有什么事,径直就把他拉进了旁边的酒楼。

看来了客人,店小二手拿一块雪白的抹布,赶紧迎了过来,“客官,几位?”“两位。”“那楼上请,楼上还有个单间,雅静的很。”这边说着话,那边他就引着二位朝楼上走。单间确如店小二所说,干净、雅致,让心情烦闷的芊成很是满意。

店小二待他俩坐定,顺手拿起手中的抹布把本就干净的桌子又擦了一遍,在他们的面前每人倒上一盅茶,“客官,你们吃点啥?”

“先来一壶你们自家酿的白酒,再来两样你们的拿手菜吧。”

芊成把银子往桌上一放,吩咐店小二。

“好咧,一壶松针酒,一个小鸡炖蘑菇,蘑菇是咱山林里野生的,新鲜的很,南来北往的客人每次都必点的特色菜。”

“行,来一份吧。”

“那另一样你们是烤狗鱼,还是鲟鱼炖豆腐呢?狗鱼、鲟鱼都是咱这的特产,别的地方都没这地道,咱的鲟鱼肉多刺少,吃起来清爽,不腻口;狗鱼烤起来,一呲溜一冒烟,那叫一个香,包管引得二位口水朝下淌。”这店小二边说,边夸张的咽着口水,把本来心情烦躁的芊成也给逗笑了。“好了,那你就两样都上吧。”

“得嘞,你们稍等,马上就好!”

“三号小单间客人的小鸡炖蘑菇,鲟鱼炖豆腐,烤狗鱼各一份嘞,再加一壶咱自酿的松针酒。”店小二边往外走边把芊成他们点的菜唱了出来,后厨在底下听见后,也赶紧麻溜地准备了起来。

在等菜的空隙,芊成把去知州府的情况告诉了张副官,除了知府跟岳父的关系他刻意地做了隐瞒,其余的他都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张副官听后,对知府大人不太明朗的态度也有了些担忧。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对漠北他已有了很深的感情,而且漠北被红毛土匪祸害了这么多年,哪个漠北人不希望能有方法对付他们,让漠北真正地安定下来。

可他也明白知府大人的顾虑,虽说山高皇帝远,皇上不一定能马上知道他们的做法,可纸包不住火,迟早会被发现。到时,如果再有人从中使坏,把直的说成弯的,把为民谋福的好事说成他们在聚众谋反,到那个时候,他们每个人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哎,真要那样,自己砍头事小,怕的是连累家人都跟着遭殃。

心情郁闷,酒就下的快,菜还没吃多少,一壶酒已见了底。张副官把门打开,又喊楼下的店小二拿来了一壶。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一壶酒又去了八分,不一会的功夫两个人就都有些醉了。尤其是芊成,趴在桌上更是头也不抬,只一个劲的把酒一杯杯的朝嘴里灌。只听得咣当一声,他的头重重的磕在了桌子上,可就那样了还仍听他嘴里嘟哝着:“芸娘,我对不起你,跟着我,你一天福都没享,现在说啥,我也不能再让你跟我遭大罪了,芸娘,我好想你啊!”说着说着,芊成哭了起来,从最初的小声啜泣,到后来的嚎啕大哭。他这一哭,把张副官的酒给吓醒了一半,他赶紧地把芊成拉起来,连拖带拽的把他带了回去。

到了芊成的卧房,他半抱着把芊成的上身拽上床,又给他脱了鞋,把他的腿也搬上去,给他盖好被子,才从盆架上拿下毛巾湿上水,给他轻轻擦了把脸。

做完这一切,张副官本来想回去的,可又实在不放心把他交给下人。就拿了本书坐在床边,想等他醒过来再走,可书没看一会,他就头一歪,靠着床板也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芊成感到有些口渴,想起来倒杯茶,但感觉自己头昏沉沉的,便喊:“芸娘,给我倒杯茶。”

话一出口,才惊觉自己是在漠北,芸娘和子沫都不在自己身边。他强忍着头痛,坐了起来,才发现张副官坐在床边,人已经睡着了,旁边的地上躺着一本书。

芊成这才想起自己喝醉了,是张副官把他弄回来,又照顾了自己一晚上。在这个对于他还有些陌生的地方,一个并不太熟悉的同事能照顾自己到这个份上,他心里不禁有些感动。他没敢动张副官,怕把他惊醒,只在他身上披上了自己的棉袍,有检查了一遍窗户是否关严实了。

他坐到桌子旁,从水壶里倒杯水,端起来就喝,但他忘记了茶水已放了很长时间,喝到嘴里才发现透心的凉,一如他现在的心。

身处异乡,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想好好的为百姓,也为自己做点事吧,又有很多可以预见的困难摆在那里。他的心里一阵酸涩,他忍不住用两只手捂住脸,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办?是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还是混日子,等着哪一天有了机会让岳父找人把自己调回去?他的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心里有些乱糟糟的。

哎,怎么办?混日子,于心不甘,可万一,万一自己的做法被朝廷知道了,再被人诬告谋反,自己被杀头都无所谓,可身边的亲人咋办?也跟着遭殃吗?

突然他的眼前又出现一个漠北女人扛着被子,左手拉着幼儿朝前走的背影;一个壮汉用独轮车推着老母亲匆匆离去的背影;还有一家子扶老携幼,赶着一匹小马驹的背影;…….所有的背影像一副副画在他面前不停的闪。他站起来,打开窗,想让冷风吹走这一切,他不想再想了,他有些害怕,他怕自己会因为冲动,做出什么傻事来。

睡着的张副官被冷风一吹,醒了过来,看到一个人站在窗前,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揉揉眼看清是芊大人,才想起昨晚的事。

他走过去,把窗户重新关上,“刚喝过酒,小心受凉!”芊成听到他说话,把脸转了过来,张副官看到他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吓了一大跳,“你这是咋了?”

也许是因为夜晚,也许是酒还没有完全醒,也许是已把张副官看作了朋友,芊成他此时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变得无比脆弱,“我想我的妻子和孩子,可我回不去。我想为漠北百姓做点什么,可为什么会这么难?百姓的日子啥时才能熬出头?我又什么时候能改变自己的现状?我突然觉得很累!”

张副官把他的肩膀扳了过来,只不过是一夜的时间,昨天早晨还意气风发的,充满干劲的他,这会又开始变得颓废无奈了。他有些心疼,也有些反感。“这有啥大不了的?不就是知府大人没同意吗?这次不行,你不能多去几趟?这次有想的不周到的地方,你就不能想想怎么改、怎么完善?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至于吗?”

芊成被他数落了一通,不但不生气,也觉得自己甚是可笑。他忍不住捶了张副官的肩膀一下,“你这家伙,说的对,就是有啥大不了的,再想想办法呗,啥事也不能一下子就成功,我是心太急了。”

“你呀,虽说在朝廷当官,可看样子就是什么都是别人给安排好的。你一定是顺风顺水的,没经过大风浪,要不然不会这一点小困难,就把你给打趴下了。像我,没爹没娘的,啥事都要靠自己,就啥也不怕了,大不了再想办法呗。”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