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第二审判
第二审判

第二审判 秋道河 著

连载中 宫殿史诗

更新时间:2021-12-02 00:09:02
《第二审判》作者:秋道河,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宫殿史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杀戮,我罪恶。我的双手沾满鲜血。我厌恶众生,我不会怜悯世人。可为了你,我愿意去拯救这个荒谬的世界。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杰尔夫,我其实有一件更想问你的事。”

“请讲,大人。”

杰尔夫恭敬的低下头。

“你,知道吗?”

海默尔向前跨了一步。地上正在做出最后挣扎的余火,将他茶色的瞳孔染红。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到海默尔的问题,杰尔夫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迟疑了一会儿,反问海默尔道:

“大人,您不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海默尔感到双膝有些无力,他便盘腿坐了下来。他挑起下巴也不看杰尔夫,只眺望远处那片干涸的湖床。他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我在第一时间便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一切都结束了。我只知道我们应该在向风牙要塞移动的路上。之后的一切……我什么都不知道。”

杰尔夫也盘腿坐在海默尔身旁,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也出奇的安静起来。

“我想起来了,大人所在的第四营是在右翼啊……那里是最先被攻击的地方。”

海默尔没有回应杰尔夫,他盘着腿,如同一具无言的雕塑。

他正等着杰尔夫继续说下去。

“我也不太确定,不过我想就是那个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见杰尔夫没有继续下去,海默尔看向杰尔夫。此时杰尔夫的眼睛里正在透露出恐惧,从他的眼中传来源于灵魂的颤栗。

杰尔夫的牙齿开始打架,舌头也好像卷了起来而变得笨拙。尽管艰难,但他依旧将这个特别的名字吐了出来:“菲林……格尔。”

“炎之魔女……吗?”

海默尔沉默了,他明白这个称谓代表着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这位的人还真的不多。

炎之魔女——菲林格尔。

世界上最后的魔女。传说中,她拥有与永恒之火一样不会熄灭的永恒生命。在熔浆和烈火中诞生的诅咒让她拥有近乎无尽的魔力。

有多少英雄勇士在她的禁忌魔咒下与其曾经的荣光归为尘埃;又有多少王国曾挑起过征讨她的战争而铩羽而归;又有多少人在她的手中化作了灰烬……已无人计数。

“我们真的……遇到了那个东西?”

海默尔吐出一口浊气,他怎么样也不会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会遇到这个如同传说般的存在。

“呃,其实我也不清楚。”

杰尔夫补了一句,他有点心虚。

“你什么意思?”

海默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是安东尼说的,那个魔法师老先生。”

“安东尼?他人还活着吗?”

听到这话,海默尔的内心急切起来。

安东尼是随军法师,海默尔跟他打过交道。他是一个博学的智者,也是一个和蔼的老人。品德高尚,待人亲切友善。在军团的魔法师中也算是有名的好好先生。

“那就是。”

杰尔夫的表情有些复杂,他伸手指向刚才那具无头尸。

“什么?!”

海默尔立即起身跑去。他蹲在那具尸体旁,伸手在那人的胸口上摸索。不一会儿,他就在大衣内侧的口袋里翻找到一块别致的金怀表。

他曾听安东尼亲自说起过,这块金怀表是他那个战死的儿子在生前送给他的。谈到自己的独子战死,当时安东尼的神情里却看不出悲伤,只有淡然与平和。

或许,安东尼早就明白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

“是什么杀了他?”

“是魔女……”

杰尔夫仰望着天空,那里有一片绚丽的火烧云。

“那时,天空像是燃烧起来了。”杰尔夫闭上双眼回忆着,“又呼啦啦的出现许多凶狠的兽人兵。将军下令摆好阵型时,从天空就降下无数的火球。我记得那些人说这是‘天火’。当时很乱,而我一个厨子什么也做不了。只好在被烤焦前挖出一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杰尔夫并不是军人,只是个后勤杂役,他躲起来保命也没什么不妥。海默尔没有责怪的意思,也没有责怪他的理由。

“那就是说,那个魔女可能帮了兽人对吗?”

“可能吧。当时安东尼先生和我说‘跟着我吧!快点逃。’那时已经有许多人在逃命。”

杰尔夫接着说,“当然,也有人和兽人厮杀在一起。那时安东尼先生向那天空看了一眼,我也看过去。只记得那时高空好像有个模糊的人影被一团火焰笼罩着,但别的什么就看不到了……”

“可安东尼却惨叫起来,我看向他……他的眼睛流血了,接下来是耳朵、鼻子都在喷出血来。”

杰尔夫的眼里浮着泪花,声音也开始呜咽。他带着哭腔接着说道:“但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地上痛苦的打滚!我也不敢靠近他,更不知道该做什么……”

“冷静!杰尔夫!”

海默尔抓住杰尔夫的肩膀,狠狠的摇晃着他的身体,让他站立。

“我……没事。安东尼先生他在死前喊出‘菲林格尔’这个名字,随后他的脑袋就……炸开了。”杰尔夫的肩头在发抖,一个中年汉子却像孩子一样哭泣。

“我、我慌了神,便在旁边赶紧挖了个坑,用安东尼先生的尸体遮着。尽管对不起安东尼先生,可是我也想活命……安东尼先生是个好人啊!平时也受了他许多照顾,可、可我……”

“……”

海默尔没有说话,他将那块怀表放回安东尼的胸前。毕竟,安东尼没有什么亲人。他来自哪里,海默尔也不知情。现在,将安东尼的遗物和他的遗体放在一起才更为妥当。

“那应该是精神冲击,精神力强大的人才会被影响。估计当时安东尼为了弄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就对那东西进行了精神探测,结果反被攻击了……”

海默尔少年时,家族还未完全败落。加上那时父亲的坚持,他也有幸了解一些关于魔法的知识。

“杰尔夫,你知道哪里可能有其他活着的人吗?”

海默尔还没有放弃寻找其他幸存者,既然杰尔夫这样机灵点的厨子都能活下来,那么有其他活人的可能性很大。

“往镜湖那边走,可能还有活人。只有那里还可能有走不了的但还活着的了。”

也确实如此。尽管整个湖泊都干涸了,但那里作为火元素最难影响的地区,仍是最有可能存在活人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

“海默尔大人,咱们放弃吧……”

海默尔和杰尔夫在沿路探查了几乎所有躺在地上物体,顺道也收集了许多尚还有用的工具以及一些简易可食用的食物。

但是到现在寻找其他幸存者的工作却毫无进展。

“现在浪费时间没有意义,我们得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杰尔夫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背上的行李搁在一边。他再把已经几乎穿底的破鞋脱了下来,并拿出捡来的钢针挑着脚上的水泡。

“我们再找找看吧。如果再找不到,就离开这里。”

海默尔也叹着气,他蹲了下来。

虽然不像杰尔夫那样没品的直接脱鞋透气,但他也掩不住自己的疲劳。

海默尔将自己的头盔摘下,将剑和装着亚尔头颅的包裹放在一起,并打了个结搁在了地上。

“杰尔夫,你看看那里是不是像有个站着的人?”

休息不到一会儿。海默尔就抬头四下张望,随即就有了发现。

“大人,您这是第几次了?上回跑得那么急,结果还不是一堆烂木头……”

杰尔夫抱怨不断,他的鞋子之所以成了这副模样可谓全拜神经兮兮的海默尔所赐。

“别多嘴,我就问你是不是?”

海默尔没有理会杰尔夫的抱怨,他半蹲着并踮起脚尖想看得更清楚些。

“呃……好像是有点像?”

杰尔夫探着脑袋,从行李中拿出捡到的铜制望远镜。他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不对,那就是啊!”

海默尔和杰尔夫几乎同时站起。

“走!”

海默尔兴奋的吼道。他一把拎起丢在地上的剑和包裹,向那个方向奔去。

“等等我啊!大人,小的还没穿上鞋呀!”

杰尔夫一蹦一跳地将快作废的布鞋穿上,便连忙向前方奔跑着的海默尔追去。结果发现自己忘拿搁在地上的行李,又一蹦一跳的跑了回来。当他拿好行李,再看看迅速在视野中缩小的海默尔。

杰尔夫无奈地仰天大吼道:“大人!你跑那么快干嘛啊!”

杰尔夫想要快速追上已经跑远了的海默尔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对方也没有打算等他的意思。

当他拼足了老命狂奔时,他足下的鞋底也在悲鸣。

嘎嘣!

这声音,是一直被压榨的布鞋所发出的……最后的呐喊和反抗!

“呃啊!”

鞋子的主人不出所料的摔了个狗啃泥,他要好好的抱怨一下眼前让他遭罪的罪魁祸首。

“好好走不行吗?偏要跑……”

杰尔夫抱着跌伤的膝盖,好不容易才站起来。

“可算是追上了。”

杰尔夫嘀咕着。

脚上那双脱线的鞋子已经彻底报废,赤脚踩在满是污泥的地上黏糊糊很是难受。而海默尔也就在眼前,并没有继续前进。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