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道宫继承人
道宫继承人

道宫继承人 我这有坑 著

连载中 钟声师傅

更新时间:2021-07-20 20:18:26
我这有坑新书《道宫继承人》由我这有坑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钟声师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界法,下界幽冥,中界人世间,上界天宫。三界合一,化虚为实,借假修真,可谓人仙。人仙之上可有路?大道可求乎?地仙可成乎?天仙可存乎?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四章西街

道宫历,前98年。

三个月过去了,从夏初到夏末。白天天气还热着,早晚却有些凉了。

旧洛城街头出现了一个奇怪男子,头发半长不长,胡子拉碴,显是很久没有打理了。也不说话,只是在街上四处乱晃,身体不是很好的样子,脸色苍白似是大病初愈。

另外有一个比较显著的特点,就是这人比较倒霉。比如酒楼上富家少爷们吃酒赌气,扔个杯子下来,别人不砸偏砸他,比如走路踩个甘蕉皮摔一跤,一次两次就罢了,偏偏次次出现次次如此。

有好事者一待这人出现,便跟随其后,争相打赌他能被砸几次,摔几次,踩几次狗屎。

被人如此嘲弄,这人也不生气,笑一笑不当回事。有那赌中的赢了钱,少不得分于他三文五文的,算是个独门的挣钱营生。

这怪人不是他人,正是被小乞丐二人组救起来的那个。

其实就他现在的样子已经是不知道好了多少了。想当初刚醒来的时候简直是喝口水都能呛死的倒霉程度,满世界的恶意压迫,真正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想想都是可怕!

还好还好,总算活了下来,倒是多亏了小五小九的私房钱啊,唉,可惜那段时间被自己花了精光。

男子默默地想着,看一名飞贼从某酒楼跳窗而出,落地一个翻滚,疾走两步,踩着墙就上了房顶,一步一跳,跑到几条街外去了。

后面一声“敢吃霸王餐!来人啊,打……”然后,几个人从酒楼门口追出。

好吧,这很电视剧。

男子眨眨眼,转身躲麻烦,啪一声倒地,呵,谁特么在人家酒楼门前扔烂菜叶,没臭着酒楼摔我啊!

嘶!真疼!

#######

炊烟渐落,饭香传来。

家家户户的大人出来把孩子领走,并向杨平安再次表示感谢。

无论以前关系有多好,毕竟现在家世不同了。杨平安是少爷了,不说其他,单单就杨平安每隔些天就带来些零碎的吃的用的来,也不能恶了他。

小人物的想法,总带着些朴素的善良和那么一点点不讨人厌的精明。

平安郎倒是做足了晚辈的功夫,一个个地问号,作揖打躬,一遍遍地说有空了一定去家里坐一坐,喝口热茶。

好半天终于没人了,才揉揉脖子扭扭腰,甩甩胳膊,回头吩咐道,“迅哥儿,走,跟我到杨克家去。这小子不好意思来,还得我给他送点才行。”完了又忍不住抱怨,“下次真不能这样了,回个礼累的我要死了一样,下次我一定提前逃了去。”

那个叫迅哥的伴当也不答话,抬头看了一眼,笑一笑,继续和同伴一起收拾东西

“另外,我之前给他们吩咐的事情都做好记录了么?”

“公子,都记着呢。总共三件事:一是平时你不在时由狗蛋负责把一大队出现的问题整理汇报;二是把今年进入幼院的小伙伴人数姓名等统计清楚交给你,具体由各个小队长负责;三是努力发展队员,壮大西街童子队。”

这是另外一个伴当杨烨,和杨迅一样,是杨家发达之后杨成名特意给杨平安找的伴当。一文一武,都是孤儿,在道宫建立的慈幼庄长大。

慈幼庄一般会把孤儿抚养到12岁放出来,并且帮忙负责联系酒楼、饭庄、戏院、茶庄和招工处等,给他们找了一份生计,从学徒工做起,让这些孤儿不至于流落街头。

当然,也有一些天赋优异的,会送到道门学院去进修,算是脱离了劳苦大众的底层。

像杨烨和杨迅这样,在富贵人家做个家丁,或是公子小姐的伴当,已经算是机遇比较好的了。

去年打慈幼院出来,两人跟着杨平安也有半年多了,十分熟悉这位小少爷的脾性,打着不走赶着倒退,标准的顺毛驴子。

所以这会儿,两人都不接话,只是迅速地收拾东西,听吩咐就是。

只要别犯错,甭管这位小爷怎么闹腾,也不至于找事找到他们头上。两人琢磨着,是不是过两年合约到了之后干脆签了长期雇佣合同得了。

有道宫作保,也不怕吃亏。何况,这么好的主家寻常能见到,但这么有趣的主子,一般可见不着。

“烨哥儿在这等着,迅哥跟我走,记得带上车厢里的食盒。”

杨平安捏着耳垂琢磨一会儿,觉得之前确实已经把事情都给小伙伴们吩咐到位了,就一摆手头前开路,往西街深处去。

这次却不是他之前走的大路,而是七拐八扭的往巷子小道里绕,绕来绕去的就到了一处显得有些破旧的小院来。

墙上生着青苔,墙头也秃了不少,有些年久失修的样子。院子里一棵枇杷树,长的倒是丰茂,亭亭如盖。

杨平安不管不顾地大大咧咧拍门,“杨克,杨克,在家么?”

结果门吱呀一声就开了,里面门闩没有放。

杨平安不等主人招呼,自顾自地走进去,正见者一个少年坐在堂屋门槛上吃饭,杂面馒头就咸菜,加一碗白水,还是凉的。

“平安来了。等一下,我给您拿个凳子来。”杨克把馒头往咸菜碟子上一放,腾出手端着凉水就进了屋。

“这个,我这也没蜡烛灯油,要不就在这院里坐会儿吧,也凉快不是?”杨克显得很是羞惭,客人来了,连正屋都不让进,却是太失礼了些。

“行了,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左右这院子收拾的算干净,比那院墙强多了。迅哥也去拿个凳子来,顺便给我倒杯水,刚才谁那么多话,渴死了!”

杨克懦懦地舔了下嘴皮子,喊住杨迅。

杨平安白眼一翻,就开始嚷嚷,“好你个杨克,我特意来看你,还带了东西,你连口水都不给喝?”

杨克一下子脸色涨得通红,下意识反驳“怎么不给喝,我这不是没烧开的水,你当我是个小气的!”

“呃,好啊你,又喝凉水,被我逮个正着吧。小心生病了没人管你!”杨平安恍然,咬牙切齿,“你又不是不晓得,当年若不是……伯父婶娘怎会一病不起。”

“你又说!”

杨平安到底是个孩子,白天在幼院里忙活一天,刚刚又应付西街童子队一大队几十号队员加上一条街的长辈,也是晕了头,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

一时闷气不吭声。

后面一直扮路人的迅哥也是有眼色的很,晓得自家小少爷特意来看杨克,可不是为了吵架的。

“杨克公子,别生气,平安少年今天是累得很了,无心之语,”说着,提了提手中的食盒,“你看,我们还带了饭菜来,想着和你一起吃的。”

杨克刚好比杨迅小一岁,今年十二,恰是可以外出做工的年龄。

根据道宫规定,男子,年过十二女子十三岁即可上工,从学徒做起,由道宫各级分部招工办事处作保签定契约。

年龄不到绝对不允许上工,使用童工者重罚。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何况杨克这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情况。他晓得杨平安也是无意,也没太过计较,语气还有些生硬,“多谢平安了。”

“罢了,本来还有些事想跟你说,今天实在是没有时间,下次再说吧,或者我托我爹找人来跟你谈。”杨平安语气闷闷的。

杨平安早熟的很,知道自己说错话,这会儿谈什么都不太合适,而且天色确实晚了,就不打算留下,让杨迅把食盒放下,“食盒明天迅哥会过来拿,你用完放着就行。”

“平安,你想说的若是上工的事,我会好好考虑的。只是不知叔叔店里是不是要招人,我总不能去做个吃白饭的。”

杨平安听着,沉默了下,点点头,“好的,我会问清楚我爹的。”

杨克送到门口,看杨平安摆摆手走远。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