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双面扑克
双面扑克

双面扑克 作命面具 著

连载中 叶一严聪

更新时间:2020-10-17 17:16:01
《双面扑克》为作命面具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纷乱的世界毫无规则,困难的案件与日俱增:犯罪诡计的暗号谜题与推理胜利到最后的才是智者。这次伸向你背后的又是谁的手?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叶一接过文件夹,认真的翻阅了起来。

死者为外地人,24岁,女,职业为前台接待,容貌姣好。

一个月前与她的异地男友分手了,目前与三名男子有着暧昧关系,但通通都是网络上认识的,并未现实见过。其一个女Xing同事称死者最近没有与什么人发生矛盾,平日里和其他同事们也是能说能笑的。

文件里写的是关于死者的资料,以及死者熟人的一些资料,以及证词。

叶一仔细的查阅一边,发现并没有太大问题。

“目前最可疑的是他前男友,虽然他身处异地,有着不在场证明,但却不排除买凶杀人。而且你是如何证明他不在场证据是真的呢?”

严聪警官坐在一边,认真答道:“这点你放心,早上我让他到景阳市的警局里报道了,之后景阳市的曹警官回电告诉我却有其事,曹警官的声音我非常熟悉,这绝对不会错的。”

叶一再次翻了翻文件,所以疑点都在死者的前男友身上。

声音其实可以伪造,电话号码显示也可以作假。但这一举动却也很容易暴露,一旦暴露,便证明了他便是凶手,所以凶手应该不可能做这么蠢的事情。

不过……

“严警官,你现在再给曹警官打个电话,顺便提一下早上的事情。”

严聪看了一眼叶一,虽然并不知道为何让自己这么做,但他还是依旧拿起手机拨打了曹警官的电话,并打开了免提模式。

过了一会,电话便拨通了。

“严老弟,又什么事呢?”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懒散大叔的声音。

这时候大家都属于休息时间,也难怪对方会如此般的语气。

叶一听到这话,便立即给了一个眼色,暗示严聪可以挂掉电话了。

“不好意思,刚刚手滑了。”严聪便挂了电话,严聪这时也明白了,叶一是在验证早上那个通话是否是伪造的。

虽然叶一也知道这点可能Xing很小,但却依旧需要试试,因为可能Xing小,并不是指没有。或许有的犯人就利用这点心理,而瞒天过海,逃之夭夭。

“电脑借我用一下。”叶一说着便将身边的笔记本电脑给打开了。

然后在网络上搜索着GPS导航地图。

然后在一旁输入德岗市的地点与金水市的地点,随后立刻出现了最佳路径。

一个则是搭乘动车,通过景阳市然后到达德岗市,只需要2个小时。

而第二个则是驾驶汽车,通过高速公路的限速(每小时不超过120公里),那么将车速保持在100公里是没什么问题的。一般情况下3小时也可以到达。

“这个地图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严聪好奇地问道。

“时间!”叶一立刻问道:“早上是几点你接到曹警官的证明电话?”

“大概是8点20分左右吧。因为之后才注意到他,他听到她女友死亡的消息还非常惊讶,没有什么反常的话。因为他说他一晚上都在睡觉,所以我让他去找曹警官证明他不在金水市。

“这样啊,不过,死者死于1点20分,而关东市距离金水市也只有3小时的车程,这段时间完全可以让他重新回到关东市。所以他这个证明根本是没有必要的。”叶一说道。

随后叶一便自行点开存在电脑里的监控录像视频,开始看了起来。

这监控视频正是死者现场小区周围的视频,并没有遭到破坏,录像完好的保存着。

“这是他们早上在小区安保那调来的监控录像,小区里的巷子都没有安装摄像头,但巷子外却装着好几个摄像头,有没有人进巷子,还是看的一清二楚的。”严聪解释道。

看着叶一专注的看着视频,觉得十分怪异。

死者的那个巷子,之前人都有通过,不存在有躲在巷子里埋伏的可能,而巷子两边都是墙壁,墙壁上也没有窗户,更不用说像忍者那样从窗户突然跳下来杀了人后再走了。除非他能飞檐走壁。

视频里只看到死者进入巷子,之后巷子便再也没有人走出来过。

事情越发越显得诡异。

“叶一,喝口水。”在叶一看视频的这段时间,严聪用纸杯拿了两杯水,一杯放在了叶一手边,一杯自己拿着。

“我早就说过了吧,事情非常不简单,这犯人简直像个透明人,凭空而来,凭空而去。哎…”严聪抱怨完,喝了一口水。

“事实的确是这样,从头到尾我们根本看不到犯人的踪影,可死者却遇害了,他拿走她的耳坠或许可以解释为为了证明他的存在。不过这点我依旧觉得十分牵强。”

叶一罕见的认真了起来,闭眼睛,冥思苦想了起来。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是古人所说的话。

但科技已经进步了,远远不是靠眼睛就能辨别出虚实的年代。

你的眼睛出卖了你!

“视觉!我们的眼睛通过看到事物反射给大脑神经,从而得知眼见便是事实。但这却并不一定真正的事实,不能排除一种可能。在你们将视频录像取走之前,视频被动过手脚。”叶一得出这个结论。

“原来是这样!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完全说的通了!”严聪立刻拍桌激动了起来。

叶一淡淡的喝了一口水,抿嘴笑道:“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假设,目前也只能这样想了,派人多注意着死者的前男友,至于死者耳坠被取走一只的事情,我还是找不出合理的答案。”

叶一看了眼左手臂上的手表,然后站起来,道:“我先走了。视频的事就交给你了。”

“好的。今天麻烦你了。”严聪也站了起来。

“要是觉得麻烦给我点顾问费就好。”叶一不冷不热地说道。

不少人都以为侦探破了案件会有许多不俗的报酬,其实不然,因为案件没有委托人,所以就没有经济来源。只能作为义务劳动,唯一的好处就是得到一些知名度以及一些仇家。

相反,帮助富人寻找宠物,拍**证据等,这类事情的报酬往往会比较高。

然而对于叶一来说,钱财只是身外之物,所以他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严聪看着叶一离去的背景紧接着答道:“没问题!”说完便悠然地靠在座椅上。

想起一年前叶一帮助自己破了第一起案件时,他默默的笑了。

因为那是个很有趣的故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