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绝妃无情殇有情
绝妃无情殇有情

绝妃无情殇有情 苏月半 著

连载中 顾清池施妙鱼

更新时间:2020-08-01 20:22:04
主角叫顾清池施妙鱼的小说是《绝妃无情殇有情》,它的作者是苏月半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生谨小慎微,却落个身败名裂而死。 重来一世,施妙鱼决定为自己而活。 姨娘想要毁她贞洁,那就加倍奉还回去; 庶妹想要夺她婚事,那就让渣男贱女送作对; 上京城传言她命格克夫、容貌丑陋,她无所畏惧! 可就是这样的名声,竟然还有人上门求娶。 求助!被无赖王爷缠上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想到这,施妙鱼眼睛“唰”的睁开,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替母亲解掉体内的毒。 临死前那一幕她还记得清清楚楚,一想到施妙柔的话,施妙鱼便觉得胸腔内满是愤怒与恨意。 她原本以为爹爹只是不喜娘亲是商户女,却万万没有想到,毒死娘亲的竟然是爹爹! 那可是他的发妻啊…… 当初娶娘亲的时候,沐阳候府已然没落,是娘亲带来的万贯家财,助他在京城一步步的站稳了脚跟。可他非但没有感激,不但与裘映瑶先暗通曲款,又将之纳为了贵妾,在发迹之后,更是将掌家大权都交给了裘映瑶。 这么多年,娘亲过的什么日子她都看在眼里。若不是林家在京城中还有些人脉,怕是她们母女早就葬送在这偌大的沐阳候府的后宅了! 施妙鱼眼眸微寒,目光凌厉。 苍天有眼,她定要力挽狂澜,将母亲从阎王殿拉回来! 施妙鱼偷眼看了外面,见那两个嬷嬷守在回廊下打瞌睡,她略微计较一番,便走到书柜前,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柜子。 这些年她的院子从未更换过,所以沐阳候府上下都不知道,自己房间内,有一条延伸到后花园的地道。 小时候时常被母亲关在屋里念书,可她贪玩,就着身边的婢女小厮们打了个地道,然后从这里溜出去,玩够了,又趁着母亲没发现之前溜回来。 从地道出去之后,施妙鱼一路躲着人,趁人不备溜进去了书房。 照她的了解,如果爹爹有点什么东西想藏好,应当都是放在这里。那么下给娘亲的毒药,应当也是在这里。 只要她找到了毒药的品种,就可以让姨母帮忙找到相应的解药! 施妙鱼一路溜进书房后,捂着一颗砰砰狂跳的心,快速跑到多宝阁前翻找起来。 可没过片刻,外头就有动静传来。 有人脚步声传来,旋即听得一个下人的声音隐隐响起:“给侯爷请安。” 施妙鱼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往日里都日落才回来的沐阳候,今日竟然提前回府了! 她四下打量一番,顿时有了计较,闪身钻进了书房的床底下。 施庆松有时办公到很晚,所以这书房也放了一张大床,雕花木床打造的精美,床下的空间倒是也大。 不想她刚钻进去,不期然就对上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眼。 她唬了一跳,猛地便被一只手掐住了喉咙:“别动。” 虽是秋季,天气却有些炎热。可那手却冰凉如斯,像是毒蛇缠在上面。 床下格外黑暗,眼前人的模样让施妙鱼看不真切。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她的脑中瞬间空白。 施妙鱼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猛地闭上了眼睛,咬唇道:“阁下,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闺阁女子,等外头人走了,我就先出去,既不会看到你的样子,也不会将此间事情胡乱宣传,如何?” 外头脚步越发的走近,施妙鱼更觉得心几乎跳了出来。她的双眸死死的闭着,长长的睫毛因着害怕而抖动,像是一把小扇子在挠着男人的手心,传来细细密密的痒。 柔软酥麻,一如眼前女子的声音。 “想不到,你倒是识趣儿。” 男人的手未曾拿开,只是声音里,却带出几分散漫来。 熟悉的声音落在耳边像道惊雷炸响,施妙柔身子猛然僵住,唰的一声睁开眼,借着那房门被打开而传进来的亮度,模糊的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轮廓。 前世种种再现脑海,炸的她通身都颤抖起来。 这个男人—— 是安陵王顾清池! 当初陆江荣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惜用自己当做作讨好权贵的玩意儿。 她被灌了迷情药的那一夜,眼前之人将她当做泄欲的工具,在她身上索取无度。 而她,更是在那颠鸾倒凤之后,怀上了他的孩子! 纵然知道那之后不久,顾清池就被皇上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处死,可那些屈辱的记忆,她怎么忘记的了? 施妙鱼只觉得头脑都炸了开来,屈辱的感觉瞬间弥漫周身,她紧咬着牙关,有瞬间就想不管不顾的大喊出声,和他同归于尽! “想喊?” 那只手带着冰冷的温度,与其说是掐着她,倒不如说是禁锢。 那力道虽然不重,却瞬间让施妙鱼那如烈火焚烧的心冷却了下来。 不,她好容易才重来一世,不能就这么死了! “放心,我没那么傻。” 施妙鱼的理智迅速回笼,借着巧劲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外面。 门,被人推了开来。 进来的是沐阳候施庆松。 想当年,施庆松也是名动京城的风流人物,不然也不会惹得娘亲对他一见钟情。 如今他虽年过不惑,但依旧风姿卓越,此时他已换下朝服,着了一身衮了金边的白色长衫,颇有名士风流的意味。 施庆松并不知房中还有其他人,他进来之后,便拿起一支笔奋笔疾书。 时间仿佛被凝固了一般,身后之人的呼吸清浅,落在施妙鱼的耳边,让她的身体更是僵住。 脑子里控制不住的回忆着那一夜,他狂热的吻,和…… 正在这时,只听得房门再次被推开,有女子的声音随之传了进来:“侯爷今日倒是回来的早,可巧妾身炖了燕窝,您也用一些吧。” 来人正是裘映瑶。 她袅袅婷婷而来,脸上的柔媚顿时让施庆松的眉头松开,放下笔道:“瑶儿来了。” 裘映瑶将托盘放在桌案上,又站在施庆松的身后替他揉捏着额头,一面笑道:“侯爷今日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可是事务不多么?” “若是不多便好了,实在是圣上交代,所以提前回来处理。” 施庆松与她说了一会儿话,见裘映瑶眉心隐隐有郁色,笑着问道:“瑶儿今日怎么了,看着不大高兴呢。” 裘映瑶叹了口气,轻声道:“柔儿的脸请了好几个大夫都不见好转,妾身心情如何能好得起来?” 裘映瑶说到这里,又道:“况且再过几日又是宫宴,届时又要以妾室的身份进宫,少不得叫人奚落。” 裘姨娘此时全无当家的气势,神情娇柔又委屈,看的施庆松的心都要化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