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妃凰纪:锦绣嫡女
妃凰纪:锦绣嫡女

妃凰纪:锦绣嫡女 花凛 著

已完结 武侯府

更新时间:2021-07-17 18:30:02
经典小说《妃凰纪:锦绣嫡女》由花凛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武侯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眸光流转,轻言软语,“公子别怕,我只劫色而已。” 他抬起凤眸,瞬间惊艳万里江山,“你劫了试试?”她挑起他的下巴,用力吻了上去。他翻身在上,“女人,你要负责到底。” 天地为盘,人人皆棋子。 她韬光养晦暗藏祸心。 他不受羁绊,摧毁着历史的巨轮。 毁了谁的梦想?成了谁的情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看着金妈扶着母亲上了后面的车,云锦绣和琉璃上了前面的马车。这两辆马车,是她特地请兵部的人打造的,经过改装后的马车行驶起来四平八稳,而车里布局好,晚上把车里铺平,可以睡觉,方便赶路。马车沿着官道南下,一个时辰后,进入了山林,官道两侧是茂密的竹林。空气里传来淡淡的血腥味,熟睡中的琉璃突然爬起,拽着云锦绣的衣角,“死人了。”云锦绣摸着她的头,琉璃安静地窝在她的怀里。楚墨宸拉开腿上盖的貂皮毯子,“我去看看。”云锦绣点点头。马车停下来,楚墨宸下车,往前方去。云锦绣掀起着车帘看着外边,此处竹林森森,倒是杀人的好地方。天气阴沉沉的,寒风刺骨,北方的晚冬,还有一场雪。一辆马车翻倒在路边的竹林里,马路上和竹林里横躺着十几具尸体,尸体还是热的。马车旁,躺在血泊里的人向他伸出手,“救命……”不一会儿,楚墨宸便背着一个人来到马车前,向云锦绣道:“他还活着!”云锦绣看着楚墨宸背上的人,这个人五十来岁,留着山羊须,她认真一看,不由凝了一下眸子,薛太医!薛太医是太医之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把他放进来。”童叔上前来,帮忙楚墨宸把人扶进车里,云锦绣摊开坐榻,便让薛太医躺好。琉璃看着受伤的老人,“这人好熟悉,在哪里见过。”云锦绣愣了下,琉璃是见过薛太医的,只是现在,血太医脸上全是血,头发散乱,现在又是晚上,再加上她记忆不好,才没认出来。童叔是大夫,他马上替薛太医看伤,云锦绣在一旁看着。童叔拉开薛太医的衣襟,一道细长的伤口贯穿了整个身体,触目惊心。童叔皱了皱眉,“他的心脏长在右边,这一剑不致命,只是失血太多,恐怕……”云锦绣向楚墨宸问道:“死者总共有多少人?”“有三十来,其中有五个穿着太医院的医童服装,另外十几个应该是护卫,还有十个穿着夜行衣,是武林高手。”云锦绣又看了看薛太医身上的伤口,童叔正在给他清洗包扎,他腹部,背上,和脖子上都有伤,被多种武器所致,在中剑之前,曾被多人所伤。楚墨宸看着薛太医心口上的伤,“这一剑,和那七名死者的一样,是同一人所为,他应该是先被那七个人追杀,那七个人是被灭口。”他看着云锦绣,五年前,云锦绣曾带他去找薛太医看过病,他认得面前的这个人。天澜宗虽为江间湖仙宗,不过问朝堂之事,但他和云锦绣一起长大,对朝中局势也了解些。他又说道:“那些尸体还是热的,杀人的人却已经离开了。”琉璃蹲在榻板上,朝云锦绣点点头。这附近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云锦绣看着楚墨宸,朝他点点头。楚墨宸的分析她很清楚,对薛太医下手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但她不能见死不救。她看向童叔,童叔摇头,“失血过多,老人家身体本来就虚……”云锦绣摸了摸琉璃的头,“去采点血回来。”“嗯嗯!”琉璃搬出药箱来,云锦绣割破薛老的手指,取了血样给琉璃,琉璃背着药箱,带着血样飞快地跑向林中。药箱里有注射器和血袋,以及用来验血的玉制容器。这种取血的方法,大小姐很多年前就教会她了。只要死者的血液能够和伤者的血液相溶,就可以采用。过了会儿,琉璃采了几袋血回来,云锦绣又把采回来的血和薛老的血样做了检测,选出能够和血样融合无反应的血液,注射到薛老的静脉中。这个世界没有二十一世界的精密仪器,她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童叔有些疑惑地看着云锦绣,这种方法倒是新鲜,好像也比较合理。他给薛老服用了药,又包扎了伤口。云锦绣带着琉璃去了母亲的车里,她的马车留给楚墨宸和童叔,童叔守在薛老的身边,照顾着他。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马车马不停蹄地南下。武侯府,韩姨娘一夜未睡,一脸惨无血色。她端坐在桌边,死死掐着手里的帕子。高姨娘死了,是被杀手当成金氏母女杀死的。高姨娘只是去逛街了,怎么就会出现在金工的马车上,还有云锦绣的马车。李妈妈敲门进来,“韩……姨娘……二小姐准备好了,珍妃娘娘要回宫去了……”韩姨娘站起,玉手对着李妈妈一甩,“啪”的一声,李妈妈脸上便出现了五指血印。李妈妈“扑腾”跪在地上,“老奴该死……”韩姨娘一记冷眼看过去,李妈妈额“砰”地磕到地上,血流了出来。李妈妈是聪明人,这十几年来,虽然金氏是正室,但韩姨娘,才是填写正掌控着武侯府的人。韩姨娘看着地上流出的鲜血,心里的气消了一半。十年来,武侯府的下人她收的收买,换人的换人,好不容易才全是自己的人,而李妈妈又是她的心腹,也只能留着她。她厉声道:“我说过,不要让人进院子,你把云锦绣带进去做什么?”原本她以为只要金氏母女出府了,同样可以达到目的,但死的却是高姨娘,此刻,她们母女已经出了京城,她想做点什么,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才知道让她们女母出府就是一个错误。李妈妈微抬起头,额头上的血流到脸颊,让她的五官看起来更加恐怖,她声音颤微,“夫人,您明明在找云大小姐,老奴不明白……”韩姨娘吃人的目光看来,她又忙将头磕在地上。韩姨娘摇了摇头,云锦绣的可怕,其他人都不知道,她就是个无法控制的变数。她理了理手中的帕子,往外去,脚步轻盈,体态婀娜。伏在地上的李妈妈听着韩姨娘的脚步声,确定她离开了之后,才抬起头来,满脸是血。武侯府的垂花门处,香车宝马,老夫人正在恭送珍妃娘娘,小太监们正往马车上搬箱子,这些都是韩姨娘给娘娘准备的厚礼。虽然珍妃是贵妃,但凤后节俭后宫开支,娘娘开销又大,而这些东西,都是从武侯府的金玉园搬出来的,价值连城。这些年,就靠着这些,他们跟着珍妃娘娘,荣华富贵,享用不尽。珍妃娘娘拉着老夫人的手寒喧,韩姨娘赶来,握着珍妃的手,“姐姐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是啊,赶着回去陪皇上用午膳。”提到皇上,珍妃的声音都娇了几分,从她的神态里就可以看出皇上对她有多宠爱。老夫人和韩姨娘都打心底的兴奋。云可卿站在一旁,双手叠放在腰际,她穿着淡粉罗裙,面带微笑,端庄淑雅,貌美如仙。她看着母亲和姨妈,一直浅浅微笑,有她们在,她的未来一片辉煌。珍妃上前来拉起她的手,“我们卿儿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看得姨妈都嫉妒了。”云可卿微微娇嗔,即讨好又不失仪态,“姨妈您就别打趣可卿了,可卿一定会跟着您好好学习的。”珍妃娘娘爱怜地摸着她的头,“都是自家人,卿儿以后可不许说这样的,这次你跟姨妈进宫去,跟皇子公主他们一起学学。”云可卿点头,她明白姨妈的意思,也清楚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学习是假,结交皇子公主才是真,近水楼台先得月。她是庶女,从小被云锦绣欺压,虽然有祖母和母亲的宠爱,她从小到大跟云锦绣明争暗斗,但在她的手上从来没有讨到半点好处,一直被她压得抬不起头来。攀上皇族,成为未来的皇后,为了那样的荣耀,她愿意付出一切。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