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景木之春
景木之春

景木之春 素昭 著

已完结 白鸢羽

更新时间:2020-10-29 15:08:08
《景木之春》是素昭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景木之春》精彩章节节选:忆与忘的爱恨云烟,执与妄的三生情缘,换来的不过是念一个花期亦空许了一诺。彼之空忆,彼之围城。有那样一个男子,她恨过、爱过。他们还有一个未完成的誓约。隔着杳杳生死,他在等她。血染白雪,魂何归处。青丝成雪,今夕何夕?犹记得,那是个静好月夜,恍若景木之春,十里凤凰花开,陌上花繁未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在赤松子的哀嚎间,二人腾云驾雾已到了幽冥司。

幽冥司虽地处偏远之境,风景却是秀丽无边。

一河忘川幽幽,其间一座奈何桥,桥边种着往生草,草边卧着三生石。

再往里边走,入目之景便是一树一树的桃花盛开,桃花十里翩跹,美得让人炫目。

赤松子原本想让寒雕同羽鹤去那忘川河里游游水,闻言寒雕“吱”一声极欢快地三步并作两步走,奔嗒奔嗒入了水,羽鹤却一直十分嫌弃地用长羽挡住寒雕拍上来的水。

音瑶也觉着不妥,毕竟是来求人的,还无端端在人家的忘川河里游水,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些。

这是其一,其二便是音瑶完全颠覆了对这忘川的想法,难不成自己待会儿同玄阴讨来喝的便是这寒雕的洗澡水,一想到这里,不禁浑身抖了一抖。

赤松子却一脸不理解,兀自道:“早年,寒雕便常常在此地游水……”他忽觉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忙地住了口,转了个身就将浑身湿答答的寒雕从水里拎了出来。

音瑶看他这一副形容,十分含蓄地笑了笑,便也没再说什么。

是以寒雕就在这极不情愿地情况下,瘪着一身羽毛,只得抖一抖身上的水,看看羽鹤,再抖一抖水。羽鹤此时正在桃花林里同那些被它自个儿震下来的桃花瓣跳圈圈舞,一鸟一花一世界,十分愉快,完全没有顾及到寒雕那颗无比心酸无比受伤的小心脏。

头一遭来这幽冥司,音瑶惊叹于它的绝美,这地方哪里如同外界说的一般地煞。但毕竟是瑶姬仙子之身,灭过十二恶龙、助过大禹治水、化作世人敬仰的巫山神女峰,如何能表现得这么没见过世面。

于是当音瑶出现在玄阴眼前时,便是这么一副模样:

白衣白裙,姿清逸容清绝。晔兮如华,温乎如莹。五色并驰,不可殚形。详而视之,夺人目精。其相无双、其美无极,意似近而既远兮,若将来而复旋。

用赤松子的话翻译一下就是:太高冷太高冷了,远观观就可以了。

幽冥司玄阴上神愣了好一瞬,才回过神来,风流倜傥地含笑与赤松子、音瑶打招呼“许久不见,不知赤兄身边佳人早已换。幽冥司地偏,消息也不得通畅,实属玄阴之过啊。瑶姬仙子果然姿容举世无双,亦是赤兄之福。”

音瑶尤自保持着高冷的瑶姬仙子之态,赤松子却已经手忙脚乱地解释“上神误会了,误会了……”

赤松子话音未落,玄阴却凉悠悠的一句“难怪,而今佳人在怀,连唤玄阴的名字也只剩了一个上神。松,昔年你可是唤我一句阿阴的。”

我的大字去了,音瑶执扇的手僵在了半空,恍若遭雷劈了一劈,狠狠的用指甲掐了一下自己,方才确定不是在做梦。此番断袖间的酸酸情话真真是被自个儿听了个正着。自己还被当成了第三者,如此剽悍且悲戚的人生,实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赤松子,果真与玄阴有私情么?音瑶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赤松子,此刻赤松子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好不热闹,一个劲儿地同自己摇头。

经过手忙脚乱的一通解释,玄阴终于信了赤松子的话,看向赤松子与音瑶“且等玄阴一刻钟,去去便回。”

音瑶端然坐在这桃花林边的石凳上,敲着手中一纸折扇,看着眼前一直揉搓着衣角的赤松子。背景是十里翩跹的灼灼桃花,不远处一只雪白羽鹤跳着舞,而眼前的俊美男子一脸说不出的扭捏之态,明明是美景美人,音瑶却没来由得觉着丝丝感伤,疑惑道:“明明这会儿该紧张的是我,赤松子,你紧张个什么?”

赤松子吞吞吐吐:“咳咳,不紧张,不紧张。我怎么会紧张呢,不过是有些想念寒雕罢了。”

另一边厢,蹲在石头旁,正看着羽鹤在樱花堆里跳转圈圈舞的寒雕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抖了抖半湿半干的寒羽,继续看羽鹤跳舞。

不过一刻钟,玄阴便取了忘川水回来,似琼浆玉液装在一个雕花题字的银杯中,清凌凌泛着华光。

玄阴深情款款又情思百缠地问赤松子“松,这杯子,你可还记得?”媚眼如丝的一出问君是否忆当年让音瑶恍若又遭雷劈了一劈。

半晌,赤松子十分悲痛地点了下头。

“你还记得,我便知足了。”

被夹在中间的音瑶音瑶恍若又遭雷劈了一劈。

音瑶从玄阴手里接过那杯忘川水,神思忽然有些飘忽,只听玄阴问自己:“瑶姬仙子,可是想好了?喝下便什么都忘了。”

“既是仙族,岂能让凡族牲畜轻易取了性命。”

“不必叫我三皇子,叫我凌澈便好。”

“白鸢,女孩子有时候可以不那么要强的,害怕的时候可以哭出来。”

“白鸢,这一世我只会爱清桐一人。”

“我倒是希望你这一句是在为我吃醋……也是,如今你已经都不在意了。”

“我是你的夫君。”

“鸢儿,是我,阿澈,闭上眼睛。记住我。”

“如今,你能同我一道饮一觞桃花酿……我已经很开心了。”

“别怕,我在。”

“鸢儿,明日我便要离开一阵,带兵北上。今日……可否与我洗个头?我想记住。”

“傻丫头……你要好好活下去。我们约好,千年之后,我在桥那边等你,不饮忘川之水,下一世白首不离,可好?”

记忆里男子的模样和声音都那样清晰,一幕一幕往事纷纷涌上心头。音瑶猛地摇了摇头,那终究只是一场别人的故事,不过是一次修道升位的历劫,忘便忘了罢,何苦留着它,日日扰自己清梦。

爱恨风月,无非是我爱你、你爱她的把戏,这道伤早在三万年前就受过了,最后落得被王母贬至巫山,连累十一位兄弟姐妹与自己一道守在这巫山之地,这份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音瑶抬眼看这彼岸幽冥的最后一眼,便是忘川河畔一树一树的桃花开,带着与那人有关的千年记忆缓缓闭上眼,抬手将那一杯忘川之水饮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