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游凤惊龙
游凤惊龙

游凤惊龙 鬼斗 著

完结 裴御泓裴家

更新时间:2020-05-09 04:55:51
经典小说《游凤惊龙》由鬼斗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裴御泓裴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最古怪的公主,锦衣玉食,向往着自由的生活。一朝她脱离了那金丝鸟笼游历江湖,又会遭遇怎样的人,怎样的事。江湖之中的事,掺杂了宫中纷争,她又该如何选择。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秦铁冥正欲叫住她,一队士兵却呼喊着骑马穿街而过,李铭儿正在街中,如何躲得过。她正惊慌间,眼前一花,却撞入秦铁冥怀里,被他翻身一带,躲开了马儿的铁蹄。秦铁冥一带她脱离危险,立刻松开手,道:“你没事吧!”

李铭儿没想到他又救了自己一命,想到自己方才的尖酸,脸上不由微红,不自在道:“没事。”

然而那队士兵虽已过去,为首的却突然勒马停下来,调转马头,狐疑地望过来。李铭儿心下一惊,看他们纷纷调转马头向这边来,知道被认了出来,当即咬咬牙,也顾不得什么,只将秦铁冥一推,跨上他的红马,双脚一夹马刺,那马儿立刻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秦铁冥没想到这女子竟然恩将仇报偷了自己的马,来不及做反应,只见得那一队士兵尾随她而去。

李铭儿倒没想到这马儿是匹千里马,跑起来如踏风踩云一般,一瞬间便将那些护卫甩没了影,她跑到城郊,见后面没有人追赶上来,翻身下马,摸着马儿的鬃毛笑道:“好马儿,你帮了我,以后封你做个大官。”那马到好似听懂了似的,打了个响鼻,脑袋亲昵地在她的手掌心里蹭。

“你真乖,”李铭儿欢喜得不得了,“我给你起个新名字吧,叫你红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只怕姑娘不能随便为这马起名字,它已经有主人了。”一个突兀的男声自树上传来,吓了李铭儿一跳。

“谁啊,鬼鬼祟祟躲在那!”

“哈哈哈,我没有鬼鬼祟祟,不过是在这里睡个午觉,倒是姑娘你,偷了别人的马,还是早些还回去的好。”树影晃动间,一个玉色衣衫的男子自树上飞身而下,落于李铭儿面前。这男子剑眉星目,生得好生英气俊秀,行动间带着一股天然的风流姿态。李铭儿虽然恼他说自己是偷儿,可是见他样貌就已先生出了三分好感。

“你不要胡说,这马儿本就是我的,你没看他喜欢我吗?”

“哦?”白衣男子笑起来,“可是这马脖子上的挂牌分明是一个秦字,更不要说我和秦家少主交好,这匹马我见了多次了,是秦铁冥的。”

“哦,原来你是那个铁头的朋友,不过他死硬得叫人不舒服,你倒是看起来蛮顺眼。”

“多谢姑娘夸奖,那么姑娘竟是和秦兄认识?不然他的马如何在你这里。”

“你又是什么人?我又怎知你也和他认识。”

白衣男子笑道:“好个牙尖嘴利,在下裴御泓,是秦兄的好友,因为家中排行第七,江湖上人人都只叫我裴老七。”

“裴老七?”李铭儿笑起来,“可是你一点也不老。”

“在下自是不老,不知姑娘如何称呼,这马又如何在姑娘这里。”

“我叫李铭儿,你叫我铭姑娘就好。”她眼珠子转转又道:“至于这马啊,就说来话长了。我今天去逛庙会,可是却碰到了你那好兄弟,什么……什么‘秦铁头’,他见到我后色心大起,要非礼我,我没得跑,只好抢了他的马来喽!”

裴御泓闻言皱眉道:“姑娘这就是胡说了,秦兄的为人我知道,他从不好女色,更不会做那下贱之事,怎么会像你说的那样。”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又怎知我说得不是实情。你看我的样子,像是一个偷马贼吗?”

裴御泓一时也说不上话来,方才他看到李铭儿时就发觉她貌美异常,世间难见,更兼之说话间眉宇一股贵气,身上的装饰更是不俗,绝对非富即贵。可是要说秦铁冥非礼她,他也绝对不会相信。于是他笑道:“姑娘说的是,裴某不该妄加揣测。不如这样,姑娘随我去一趟秦家,若是秦铁冥果真对姑娘非礼,在下愿为姑娘惩罚他一下。”

李铭儿何等聪明,一下便知他这是一箭双雕,若是那秦铁冥说出实情,自己岂不是真的成了偷马贼。她于是满不在乎道:“算了算了,反正他赔我一匹马,也算是抵消了,我不是那等小肚鸡肠之人。”

“姑娘还是同我一起去一趟的好,在下实在是不能容忍欺辱民女之事发生。”裴御泓虽然依旧温和,可是话语却分明在怀疑。李铭儿何尝听不出来,再往下编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得道:“好啦好啦,那个铁头没有欺负我啦!不过我也没有偷他的马,我骑走的时候他可是看着呢!你既然这么不依不饶的,马你牵去好了。”

裴御泓见她破功,心中不由暗笑,却也不拆穿她,点头道:“姑娘肯还回马来自然是好,那么裴某代秦兄谢过姑娘了。”说完,牵着马就要离开。

“诶诶诶,你等等。”李铭儿拦住他,“你去哪里?”

“在下自然是要去还马。”

“哈,我看你好像对外面很熟的样子,不如,你带我去玩好不好!等到了你那好兄弟家,我便自己离开。”她可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呢,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不能因为士兵追赶就算了。这个男人看起来一脸好人像,自然要他多帮忙才可以。

裴御泓却是十分犹豫,“这个……恐怕不好吧,姑娘你一个女孩子,怎能和我一个男人同行。”

“男人怎么了?我男人可是见多了,个个都比你白细。”李铭儿扯住马缰道,“若是不陪我,我便说你抢我马驹,闹到官府去。”

裴御泓见她又是无赖又是可爱,心中不由一动,可是她又说自己见多了男人,莫不是个小雏鸡?因而道,“你若愿意,我又有何不可。你我慢慢走回去就是了。”

回到城内,李铭儿新奇地东看西看,好似什么也没见过一样问东问西。小榛子自幼进宫做小太监,外面的事情见得少,李铭儿问他时他多半是胡猜一通,可是裴御泓却是江湖少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什么不知什么不晓。一番解释下来,李铭儿对他已是崇拜无比:“哇塞!你真好,什么都讲给我听,我平日里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些,真是有趣得紧。”

裴御泓愈发奇怪:“铭姑娘,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就算是大家闺秀,也不至于足不出户,你缘何什么也不知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