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束手就擒,蚀骨娇妻休想逃
束手就擒,蚀骨娇妻休想逃

束手就擒,蚀骨娇妻休想逃 我爱喝可乐 著

连载中 黎音黎悦

更新时间:2021-09-26 09:42:24
火爆新书《束手就擒,蚀骨娇妻休想逃》是我爱喝可乐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黎音黎悦,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南江市人人唾弃的毒妇,她心狠手辣,亲手杀死自己的亲姐姐;她不择手段,设计怀上了姐夫的孩子!他是南江市最负盛名的太子爷,一手遮天,为了死去的爱妻,他千方百计地折磨她,让她流产,把她送进监狱,让她在监狱里承蒙各种关照,生不如死。然而有一天,他屈膝跪在她面前,用最深情的口吻对她说:“音音,嫁给我吧,我愿意一生一世守护你。”“我是谁啊?”她故意扭过头,佯装生气不看他,眸底却溢出甜蜜来。“你是小七,我最爱的小七!”...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也许是追捧满足了秦淮安的虚荣心,亦或是商业上进展显著, 秦淮安在回去的路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异状。 第二天秦淮安照常把黎音约了出去。 他跷着二郎腿,笑的很是猖狂。 “齐梦,你不如就做我的女人吧?反正,要不是唐墨缘那个蠢货,你本来就该是我的女人。” “秦少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黎音一怔,回避话题。 秦淮安下意识地认为黎音是在拒绝,脸色冷了下来。 “齐梦,我他妈哪里比唐墨缘差?你当着全南江市的面打我脸,非要和我解除婚约嫁给唐墨缘,他不还是把你赶出去了?” 他用力地扼着黎音的手腕,有些疯狂地喊道。 “秦少,您轻点儿,我疼……” 黎音面上在撒娇,心里却在冷笑。 看吧,这就是他追求女人的方式。把她血淋淋的伤口翻出来,往上洒一大把盐。 齐梦的前未婚夫和前夫,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半斤八两罢了。 “你不信?呵,等着吧,很快,我就要扫清A市所有的障碍,建立我的秦氏天下。”秦淮安一派运筹帷幄。 “秦少这么英明神武,我就期待这一天了。” 心里却是很不屑,有楼司南在,他还想称霸南江市? 可笑。 看着明显高兴的秦淮安,黎音没再说话,压根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又是疲于应酬有没有风波的一天。 隔天早上刚起床,黎音准备去技师大厅集合。 刚到门口,就听见里边的人议论纷纷。 “真的假的,在A市谁有这么大胆子。” “我还能骗你不成,我亲眼看见救护车来的。” “这次如果人找出来了,唐少是不会放过他的。” “就是不知道,唐少还能不能恢复了,啧啧啧。” 上次误会消除,得益于童颜的照顾,黎音刚进门,就有人和她分享了这个大新闻。 唐墨缘的腿被人打断了,就在昨天晚上。 听上面的人说唐少今天早上都还没醒。 看着唐墨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唐家老爷子十分愤怒,发誓要将那人揪出来,挫骨扬灰。 显然,这些事和她们这些小技师没有关系,她们也就背后讨论。 时间一到,该干嘛就干嘛。 黎音并没有什么感想,只是觉得另外一种程度上算是慰藉了齐梦的在天之灵。 人不是没有报应的。 整个下午黎音都在想秦淮安项目的事,她害怕出现意外,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事件经不起浪费。 秦淮安几个字一直在她脑中回荡。 “叮叮叮,叮叮叮。” 秦淮安的电话到了。 “喂?” “齐梦,你听到消息了吗?你看这诚意够不够啊?” 黎音马上就想到了唐墨缘的事。 秦淮安他是不是疯了,想挑起世家之间的战争吗。 “秦少,你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唐墨缘他就是活该。我知道他还在觊觎你,男人最清楚男人看女人的眼光。” 听着秦淮安这么狂妄的话,黎音真的被勾起了火气。 她现在可指着秦淮安成事呢。 “秦淮安,你是不是疯了?唐墨缘只是我的前夫,他要是真对我有什么,可能把我赶出家门吗?” “齐梦,你这是在担心我吗?你不用害怕,唐墨缘只是开始,我迟早会亲手除掉唐家。” 秦淮安反而调戏起黎音。 “好了,女人不要操心男人的事情。你只要乖乖等着我把唐墨缘搞垮的那天就好。” 黎音平复好自己的心情。 “秦少,你今天过来金色大帝吗?”她得尽快行事了。 “怎么?想我了?过来,美人亲自邀请,我当然得过来。” “等着我。” 二十一点一到,听到门童热情的声音,秦淮安来了。 黎音已经想好了,她不仅不能说什么,还要夸他做得好,只有这样,秦淮安才会在之后的项目上投入更多财力物力。 让他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那么即使为了面子,他也会把项目拿到手,那么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果然在黎音故作柔媚,假意奉承之下,秦淮安满意离去。 其他人都在调侃齐梦马上就要将花花公子收入门下。 看这样子,不一定还能捞个秦家少奶奶当当呢。 黎音只是笑而不语,低下头颅羞红脸的样子。 现在这么殷勤,谁知道背后要怎么骂她呢。 更何况,黎音志不在此。 还是在熟悉的地方,连姿势都没有改变。 银津呷了一口茶,看上去很是满意。 “你做的很好,网已经开始收了。” “多谢银先生夸奖。”黎音很谦虚地低下头。 “现在可以谈一谈你的条件了。就算是狮子大开口,这么些天也够你想了,你知道分寸的。” “银先生,我还真有事情需要您帮我了。” 黎音抬头,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他的双眼。 “说。” 银津一挑眉,没想到她还真的有要求提。 “我想重回齐家。”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看得出来,银津的背景很深厚,至少是凌驾于秦淮安和唐墨缘之上的。 她提出的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女人真是肤浅。”银津颇有些意外。 “您误会了,我不是重新回到齐家做少奶奶,我想进入齐家时光集团。” 黎音的话掷地有声。 “齐家的时光集团?现在恐怕是姓唐吧?” 这是黎音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笑得那么真诚。 他大多时候的笑,都很假、很虚伪。 “我很想看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成交。” 有趣有趣,真是有趣,银津很久没有看见这么有野心的女人了,他怎么能不期待呢,毕竟一个狠心的女人是能做很多事情的。 “如果之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 银津大发慈悲地补充。 头顶的夜色格外深沉,漆黑一片。 看来要变天了,就是不知道谁将得益了。 天气越来越凉了,风一吹,黎音摸着刚起的鸡皮疙瘩回房。 这些已经不是她该操心的事儿了。 身体已经很疲惫,但精神上却十分兴奋。 黎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自己离目标又进一步。 糟糕的事情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了,可是她不敢放松警惕,以前那个愚蠢的自己不就是生生从豪华的鸟笼里甩出来,被斩断羽翼,被残酷虐杀。 想要不被人做踏脚石,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踩着别人一步一步往上走。 人上人,天外天。 看似热闹的场面下,汹涌的波涛滚滚欲来。 A市里,秦淮安的声势越来越壮,众人都在感慨各大世家又将重新排名。 可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行道,真正有实力的人都在按兵不动,骚动的只是那些没有自己判断力的小苍蝇,它们只能掀起大风,却不会成为风暴。 又有谁在感慨,秦家这下危险了,有人在故意做局。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