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宠上云霄:腹黑老公狠狠爱
宠上云霄:腹黑老公狠狠爱

宠上云霄:腹黑老公狠狠爱 茗茶 著

连载中 蓝沁余光

更新时间:2021-09-26 09:42:08
《宠上云霄:腹黑老公狠狠爱》为茗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海拔一万米以上发生的邂逅,一个是肤白貌美的长腿空姐,一个是腹黑冷漠的霸道总裁。我去,什么鬼?简直就是禽兽好吗,才第一次见面就差点被吃干净抹。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结果恶魔发话:“蓝沁,想跑?你是我的妻,这辈子都不准逃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蓝沁曾在大学的时候选修过舞蹈课,加上自身条件不错,本身也比较喜欢跳舞,选修期间华尔兹、爵士、芭蕾都算略有小成,虽几年工作有点疏于练习,但这会儿跟着音乐,倒也一点不虚场。

但全程都是她踏着封戚的节奏走,她没想到的是,封戚的舞竟然跳得这么好。踢腿、下腰、换步子,行云流水一般,她第一次觉得,原来并不是非得腰肢柔软的女性跳出来的舞才好看,封戚这样自成一派的,才独特又好看。

一连跳了两首曲子,乐声却仍没有停歇的意思,蓝沁那点浅薄的学识早就见底了,这回就全赖封戚在带她了。带了一会儿他也明显感觉到蓝沁的吃力和拘谨了,干脆带着她从舞池中退出了。

出了舞池,封戚一直拉着她走到阳台上。由于刚才的舞跳得尽兴,蓝沁身上出了一层浅薄的汗,经凉风一吹,虽丝丝地冷,心情也格外舒爽。

封戚看到了她瑟缩的那刹,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掉,不由分说地披在了她的身上。蓝沁要推辞,被他波澜不惊的一个眼神退了回去,只得说:“谢谢”,算是又承了他一份情。

封戚却忽然转头看她:“真要谢我?”语气波澜不惊。

蓝沁笑答:“本身是我有错在先,封总您不计前嫌还帮了我这好几回,谢您是应该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尽管说,我一定在所不辞。”

封戚忽然笑了一下,转瞬即逝,快到蓝沁以为自己眼花了。

“做我女朋友。”他看着她,仍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和表情,以及那一眼望不尽的古井般深的眸子。

做她女朋友?难道是尝遍山珍海味的公子哥想换口路边野味尝一尝?就因为自己得罪了他一回,就该遭这样的玩弄么?蓝沁在这一霎心口郁结,心情陡然变差,封戚这样的,比刚才那种登徒子又有什么区别?

“啊?封总您,开玩笑呢吧?”她尽量控制自己波涛汹涌的心情,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正常。

“你觉得我很闲?而且,做我女朋友,这是陈述句,没问你意见。”封戚看着她,眸子依旧如深渊静流,不辩喜怒。

这霎蓝沁看着封戚的脸忽然生出一种危险感来,心底有一个声音叫嚣;“他很危险,你要离他远远地。”她躲过他的眼神,回神看见自己身上披的衣服,迅速地褪掉递到他怀里,“不好意思封总,我还有事,先走了。”随后回了宴会正厅,脚步快得像跑,几乎落荒而逃。

所幸,身后那人,没有跟过来,也没有再说话。

而她没看到的是,他们站定的阳台后面,一个倩丽的身影在窗帘的暗影处站了许久,一双美眸盯着蓝沁几乎要喷出火来:她从来,没见封戚对任何一个女人这般温柔过。

芮馨言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封戚,看他站在原地出神许久,那表情,竟然有些怅然若失。封氏集团总裁、亚洲财团的老总,她芮馨言名义上的未婚夫封戚,从来都说一不二、从未有过退却的狠厉总裁,什么时候,竟然学会感时伤春,学会这样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了?

那个女人,于情于理都不可饶恕。

芮馨言在窗帘暗处站到封戚离开,才重新回到宴会正厅,叫来手下:“去让周先生帮我查一查,刚才舞池中跟封总跳舞的女人来历......”她说着正巧瞥见了蓝沁同样一副怏怏不乐的身影走过,刚刚楼台上光线太暗,她没有看清蓝沁的长相。芮馨言隐藏的很好地仔细瞧了瞧,心道:长相倒是还行,但又哪能比得过自己?自己陪在封戚身边这么多年了,他封戚眼睛瞎了么?

手下正要走,又被芮馨言叫回,叮嘱道:“别说那么多,周先生都明白。”

芮馨言随手从桌上端了一杯酒,朝心不在焉的蓝沁走了过去。

蓝沁彼时已无半分继续待下去的心情,给蓝雅打了个电话,蓝雅却让她等等她,要跟她一起回去,她便往出口处走走,打算站到显眼一点的位置蓝雅也好找。

芮馨言走近的时候蓝沁并没有发现,更没有注意到她绕到了自己身后,趁蓝沁往后退一步的时候抬起手臂撞上去,手一翻,满杯红酒浸透了蓝沁的衣服顺着脊梁往下滑。

蓝沁猛一回头,芮馨言带着笑,说:“呦,真不好意思,没留意你正往后走,手滑了,抱歉。”好像根本就是蓝沁自己毛手毛脚。

芮馨言说完并不停留,随手将酒杯放到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手上并不存在的红酒渍。

蓝沁有些愤怒地看着她的背影一会儿,突然觉得好累。一时想不通自己是抽了什么风要来这个酒会的?现在遇见的全都是倒霉事。

懒得再招惹些不必要的麻烦,她也就不跟没教养的泼了人连张纸巾都不给递的人一般见识,自己去洗手间简单处理了下,出来找到蓝雅,终于可以回家了。

一路上蓝雅关切地问了一路,蓝沁却懒得回答,让蓝雅开车,自己躺在后座睡大觉。盖着易景澄留在车里的外套,外套上残留的易景澄的味道冲击着蓝沁的脑神经,她的思绪更是乱成一锅粥,自己跟易景澄之间的事儿,幸亏蓝雅并不知情。

这假期的最后一个夜晚,还不如闷在家里呢。蓝沁想。

第二天去公司报道的时候她都做好了面临最坏的情况的打算,谁知早上见了机长一面,机长只是问了句“脚全好了么?”就没有下文了。

未知的总是最让人揪心。蓝沁一边揣着随时要被辞退的心思,一边尽力做着自己分内的事,颇有种力不从心的得过且过感。从W城飞往S城,全程3个小时,五个小时后又从S城飞回,千篇一律的工作内容,变得是心境。

爱八卦的同事小蓝看她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那颗爱八卦的小心脏被汹涌的好奇心驱使得七上八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