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女人,三十如虎
女人,三十如虎

女人,三十如虎 端庄唐诗 著

连载中 老公韩妙妙

更新时间:2021-09-26 09:41:57
主角是老公韩妙妙的小说《女人,三十如虎》此文是端庄唐诗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有一个秘密:结婚五年,我还是处,因为我老公那方面不行,我以为我得守一辈子活寡了。直到上次闺蜜聚会,我的好闺蜜给了我一个链接,我下载后,发现那是一个叫蜜爱的luo聊软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在医院输完液,烧已经退了。

  我回到家里,仍旧是空无一人的房子,冷冰冰的。

  我将就着吃了两口昨天的饭菜,就昏昏沉沉的,抱着一身伤痛,沉沉的睡去。

  直到三天后,身上的伤稍微恢复了一些,我才重新回到单位上班。

  我是一个文员,工资不多,但胜在是事业单位,有正式编制,也不用加班,工作又轻松,就一直这么安于现状。

  到了公司,我和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就拿出笔电,准备工作。

  然而……待机的电脑自动启动后,‘蜜爱’的弹窗一下子弹出来一条语音消息。

  我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周围的同事,见没人注意到这里,才把窗口最小化,然后拿出耳机,插在了电脑上。

  又是那个男人!

  他问我,想他了没有……

  因为他身份成谜,我对他简直又爱又怕,可这会儿是在单位里,我怎么能回答他这么露骨的问题!

  我咬咬牙,一狠心,点了右上角的那个叉号,装作没看见他发来的这条消息。

  整整一下午,我的工作都心不在焉的,领导都要有意见了,不过,看在我是刚刚重病回来上班,才没有过多的批评我。

  同事们陆陆续续下班了,我也收拾着桌面上的东西。

  ——直到,熟悉的‘蜜爱’提示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消息,而是视频邀请。

  这是在单位,我并不想接受,可想起男人上次的警告,我又犹豫了……

  就在这时,又弹出一条文字消息来,‘接受,我知道你到了下班时间了,我的耐心有限。’

  我心里一惊,他竟然连我的下班时间都知道?

  他到底是谁!

  我心惊胆颤的点了接受,可视频中一片黑糊糊的,什么都没有,更别提那个男人了。

  “你……”

  我话还没说出口,他倒是先质问我了,“下午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我有些慌乱,故作镇定的说道,“我在上班,没看见!”

  “撒谎!”

  他语气严厉的否定了我的回答,吓得我身子一抖,声音下意识的就软了下来,“不是、我没有……”

  这时,我内心有点绝望,常年来老公对我的压迫,使得我性子懦弱。

  唯一大胆的那次,竟然还招惹上这个男人。

  “呵,”他冷哼一声,“你的身份以及每天工作做些什么,甚至吃了什么,我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要试图挑衅我的底线——”

  “我......明白。”

  “乖!”

  随着他话音落下,办公室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吓了一跳,连忙关上笔记本屏幕,慌乱中,又带倒了桌面上的杯子,差点儿打湿电脑。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是王姐,我的同事。

  “小刘啊,我忘带钥匙了,回来拿一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帮忙收拾吗?”

  她只是客气一下,并没有要过来帮忙的样子,当然,我也不能让她看见我电脑里有什么。

  连忙说,“不用了王姐,您回家吧,我这就收拾好下班了。”

  “那我先走啦,明天见。”

  王姐走后,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打开电脑屏幕,无力的看着上面自己的倒影,“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的回答斩钉截铁,“我要你!”

  我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作为你不回我消息的惩罚……”他忽然低低地调笑了一声,“你去厕所,那里有我为你准备的衣服,换好按照我的要求摆拍几张照片给我!”

  什么?

  我怀疑我耳朵听错了!

  他就这么容易放过我?

  我心里疑惑,却也按照他所说的跑去厕所,在其中一格发现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一套素白绣花的旗袍,料子很是轻薄柔软,我摸着有些爱不释手。

  想到他的要求,我红着脸,在确认无人后锁好厕所隔间换好衣服。

  旗袍很是贴身,尤其是腰那里紧紧贴合我曲线,分毫不差,然而在胸口,好像有点紧,更让我不太满意的地方是下摆,开叉直接到腰侧,稍微一动,就会露出我内裤。

  无可奈何下,我只能换上他给的一套性感内衣,挽起长发换上高跟鞋。

  望着镜子里全然陌生的自己,我微微一愣,以往,我从来也没想过,自己也能有这么美的时候。

  五年的婚姻,我像朵逐渐开败的鲜花,现在却在遇到他后,重新绽放。

  “快点!”

  他等的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催促着我。

  我拿着手机调整好镜头,出门靠在办公桌上,按照他要求摆了个姿势,然后定格。

  拍完后我愣住了,画面里阳光正巧落在我发间,素白锦绣的旗袍衬得我脸庞莹白如玉,眉眼间带着一丝妩媚,开叉处我双腿白的透明,宛如果冻,整张照片里,我就像换了一个人,仿佛生长在阳光下的精灵。

  我如约把照片发了过去,不一会儿,我耳机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

  然后电脑屏幕黑了,但耳机里他极低的喘息声,却让我坐立难安。

  “你......在做什么?”

  我咬着唇,紧张的交叠起双腿,暗自磨蹭。

  心里又是害羞又是好气,这混蛋,该不是拿着我照片在做那种事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