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爱你太易动情
爱你太易动情

爱你太易动情 一袖云 著

完结 顾小悠厉君寰

更新时间:2021-05-05 15:02:40
一袖云新书《爱你太易动情》由一袖云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小悠厉君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20岁前的顾小悠,为了“渣男”命差点丢了。 20岁后她却突然宣布:“我孩子的父亲是厉君寰!” 话一出口,整个临城乱了…… 叔叔?侄女? 这样的辈分让两家人成了临城里最大的笑话。 可人言背后呢…… 他宠她入骨,给尽他极致的温柔。 却不想她竟亲手雕刻玉蝉,赠与他,是咒他死…… 而厉君寰却说:“不怕,此生只要有她,我愿倾其所有,她是我恩人,也是我女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可那头的老首长却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电话里咆哮道:“小兔崽子!出息了你,回国都不先回家,跑哪野去了?” 顾小悠抱着手机,被老首长的浑厚的嗓音震的头皮发麻,她撒娇道:“外公~,人家昨天不是半夜才到临城么,怕回去打扰了您老人家的休息,这不,昨晚穆宁去机场接了我,我就直接睡在韩家了……” “还给我编!”老首长怒道。 顾小悠瞬间没了底气,只能咬着嘴唇,哭丧着脸听着。 薛老首长在电话里继续咆哮着:“你跟我说说,你昨晚和韩穆宁都干什么去了?!” “没……没干什么呀?”顾小悠还在做垂死狡辩。 而老首长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让顾小悠放弃挣扎。 老首长在电话里吼道:“没干什么你爸爸把电话打到我这来,让我好好看着你?!” “……” 顾小悠有这么一位硬气的外公,几乎很少有人知道。 除了大院里一起长大的韩穆宁和许若淳,她从未对外人讲起。 顾家商人出身,家境殷实。 可即便是这样,在国外的那几年里,顾小悠也很少会用到顾乾安打到她卡里的钱。 她和别的中国留学生一样,吃着最普通的食物,与人合租距离学校很远的出租房。 为的就是有一天,她能把那张银行卡原封不动的甩在顾乾安脸上,好好的出出气。 初到英国时,顾小悠和其他的3个留学生一起合租下一对英国夫妇的房子。 而那3个留学生里,其中就有严恒白…… —————— 薛老首长家的一间卧室里,一只叫弩弩的哈士奇犬正伸长舌头,舔着顾小悠伸出床外的脚心。 “走开……二弩!” 顾小悠迷迷糊糊的踹了它几次后,终于从床上坐起,一把将弩弩拽上了床。 弩弩的惨叫声,从二楼传到一楼。 直到保姆丁婶冲了进去,弩弩才算脱离‘魔爪’。 ‘制服’了弩弩后,顾小悠也没了瞌睡。 起床,洗漱,换衣服。 今天她约了韩穆宁一起去吃变态料理…… …… 一楼的客厅内,有客人来访。 顾小悠趿着拖鞋下楼的时候,看见丁婶正给来人添茶。 有丁婶挡着,顾小悠看不清来人的样貌。 不过,这身形看着似乎有些眼熟…… 顾小悠正忙着回忆在哪见过,脚下却突然踩空,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楼梯的正中央。 客厅里的人,被楼梯上的动静惊扰,都抬头朝这边望过来。 只一眼,顾小悠就差点被吓尿。 厉君寰的那张脸突然出现在这里,没有比这更惊悚的了。 顾小悠以最快的速度扶着扶手从楼梯上爬起,迅速折身往二楼跑。 口中默念:“真是见了鬼了!不就是赔个车窗吗?至于追到家里来?” 顾小悠的不安,被厉君寰看在眼里。 进卧室前,薛老首长跟丁婶说了句什么,顾小悠听不清,直接关上了门。 心脏跳的不行,顾小悠没法不担心。 从老爷子昨晚的表现来看,顾乾安应该是没有把她和韩穆宁砸人家车的事告诉给她外公。 否则,以老爷子的脾气,不可能就这么被她轻易的哄弄过去。 可今天这人突然找上门来,难道是来索要赔偿的? 这么说来,岂不是外公就知道了? 顾小悠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瞬间焦躁的坐立不安。 韩穆宁打了电话过来,问顾小悠怎么还不出门? 顾小悠将厉君寰登门的事和韩穆宁在电话里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的韩穆宁沉吟了片刻,说了一句:“他真追上门来了?不能……吧?” 如果没有最后这个“吧”字,顾小悠觉得还好受些。 最后,韩穆宁直接出了个损招。 “要不这样吧,你先从二楼的窗子跳下去,偷溜出来再说,等你外公的气消了,你再回去……” “……” 不得不说,认识韩穆宁20年,顾小悠觉得这是他给过最中肯的建议了…… …… 丁婶在外面敲门。 顾小悠一边说着:“等一下啊,我在换衣服,马上就好。”一边推开窗子,将腿先伸出窗外。 薛老首长家的别墅设计的很安全,顾小悠房间的窗子下面就有个缓重台。 缓重台上常年放着一些老首长亲手养的花。 她将挎包横挎在身上,“咚”的一声,双脚落地。 从二楼跳下来的顾小悠,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一回头的功夫,她这口气算是白出了。 因为不远不近的小高尔球夫场上,一人一狗,正同时转身,朝着这边望过来…… …… 临城冬日里的气温较低。 小高尔夫球场上的草坪基本被积雪所覆盖。 薛老首长年纪大了,这样的运动早就已经不适合他。 与厉君寰出来交谈,也不过是想透透气。 只不过,话没聊几句,就被管家叫进去接电话了。 厉君寰一个人站在雪地中,低头抽着烟。 弩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蹲在他身前,抬着笨重的脑袋看着他。 厉君寰低头看着弩弩,许久之后,才伸出手,在它的头顶揉了揉。 弩弩乐开了花,摇起尾巴,伸着舌头不断对着厉君寰示好。 也就是在这时,顾小悠从二楼跳了下来…… 厉君寰回头, 弩弩已经健步如飞的朝着顾小悠跑了过去。 顾小悠刚刚站稳,就又被体型肥硕的弩弩热情的扑倒在地。 雪地里,这样的一幕逗乐了厉君寰。 顾小悠从没想过,一个清冷的男人笑起来,竟然也可以这么好看。 “二弩,你给我下去……” 被弩弩骑在身上,顾小悠有些恼,用力的推搡着记吃不记打的弩弩。 好容易将弩弩推开,顾小悠的脸忍不住有些红。 毕竟这样被外人看在眼里,还是挺丢脸的。 再抬头的时候,厉君寰已经敛了脸上的笑意,又恢复了之前的清冷。 只是目光依旧落在她身上,丝毫没有要挪开的意思。 阻挡了弩弩再一次的热情,顾小悠拍拍屁股,从雪地里起来,昂着头一脸不屑的盯着不远处的厉君寰。 “一辆宾利的车玻璃而已,也至于你追到我外公这里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