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非得已爱无悔
情非得已爱无悔

情非得已爱无悔 米小路 著

已完结 韩森甫薛宗昌

更新时间:2020-05-09 05:00:37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米小路的原创小说《情非得已爱无悔》,主角韩森甫薛宗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在穷苦的岁月里,他年少轻狂,梦想和爱情都是人生的全部,走南闯北,看着小镇已经成为繁华的城市,见证青春流逝,年轻的时候,只留在回忆里,回忆里,有曾过爱过的女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终于在上午九点多的时候,他们从镇安省的孟县进入了山区,进入眼帘的不再是座座楼房和高耸入云的烟囱,也不是熙熙攘攘的车流,而是绿树成荫,水流淙淙,小鸟争鸣的另一番景色,引得大家不觉精神一振。路也不象原来走过的路,这样一个岔口那样一个路标令他们不知所错,而是一条路向前,怎么走也没有路标,怎么走也不知走到哪儿了。从岔道处一开始,大家还都纷纷庆幸,庆幸之余还有心思欣赏两边的景色,然后稍加品评一番。随着路的延伸,原来的油漆路变得已没有油漆;逐渐的平坦的沙石路也愈来愈坑洼不平;再慢慢两边的景物也愈来愈萧条;到后来看到的人也愈来愈少了;大家的心情没有了刚入太行山区时的兴奋劲,心理有点发慌了;忽然,前方的路段稍微平坦,并且有了油漆面,引得大家一阵吹呼,庆幸路没有走错,可是高兴不到十分钟,大家的热情又凉了下来,愈往前走路面又变的坑坑洼洼的,并且连行人也看不见了。往车两边看,他们已走在群山包围之中;往前看,沙石路沿着山沟时隐时现不知通向何方……众人迷茫了……此时此刻的他们多希望前面能突然出现一条宽阔平坦的大道,路上车辆不断,哪怕有几个行人也行啊,最次他们还可以问问路。可是愈是这样想愈是一个人也踫不到,更不要说平坦的大道了。在家里,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左右一方自己的天空,可是现在他们才觉出在大自然面前,他们显得多么的渺小。“还剩下多少油?”韩森甫问驾车的柱平,“够跑多远的路,看来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了!”柱平计算了一下说“剩下的油还能跑个百多公里吧!要不,咱掉头往回走?”韩森甫没放声,他们进入山区已经走了三四个小时的路程了,要是往回走.....韩森甫陷入了沉思。侨飞坚决地说︰“不行!不行!已经走这么远了,再掉头岂不是白走了半天了,尽管朝前走,我就不信还能走不出去?”“怎么办?福哥?”柱平以询问的口气转向韩森甫,请他拿主意。韩森甫说︰“也只能这样了,往前走吧!”看来他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车子又向前走了约半个小时的路,前方的路边居然出现了一个村落,虽说房子破烂不堪,房子连瓦片也看不见,但好歹也算有人烟了,这给大家带来希望,无法再压抑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罢进村子,他们发现前面路边站着一个拄拐杖的独腿人,穿一件破烂的军装上衣。孙劲亭惊喜地叫道︰“啊!——是个残废军人。”大家都知道太行山区是革命老区,乍见到穿军装的人,觉得很亲切,其实以几个人现在的心情,只要踫见个人就阿弥陀佛了,而孙劲亭一口断定那是个残废军人。咳——有个残废军人问问路可真是太好了!一干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快到跟前,还没等他们停车,那个“残废军人”已挪到路中央,面朝他们站下,擎起一跟拐杖拦住了路。“唉幼,——有情况,”柱平嘎地把车剎住,将车子停在离那人四五米远的地方。难道是……大家的心又悬了起来。侨飞道︰“先看看再说!”龚谷培女人说︰“对!先别过去,看看再说”,孙劲亭也将刚刚的高兴劲儿悄没声地揣了起来,薛宗昌和坐在前排的韩森甫没言语,脑子在飞快地转着,猜想这人拦路的意图。可能是看到了拦路人手里攥着的几张脏票子的缘故,加上这个“残废军人”正将拐杖重新支入腋下,一只手伸向他们,韩森甫忽然明白了,直起身子,伸手拿起驾驶台上交过路费时找回的十元钱,递给柱平,然后重又向后一靠,轻松地说︰“给,收费的。”随着他这句话出口,大家也都想当然地松了一口气。柱平顺从地接过钱,打开车门向前走几步,把十元钱恭恭敬敬地递给了那人。转回头来,刚走一步,可能是想到钱都给他了,怎么着也要问问路才够本吧,又转回去,向那“残废军人”问他们要去的地方怎么走,还有多远?……“残废军人”转转头,拿起拐杖朝前方指着,嘴里也不知道都嚕了句什么。柱平千恩万谢地回到车上,抑制不住喜悦地说︰“哈,这十块钱没白花,还有五六十里地就到繁峙县了!”说完麻利的发动开车,“残废军人”已让开路,在他的目送下,车子继续向前开去。大约不相信他们的劫难这么快就能结束,韩森甫跟问了柱平一句︰“是五六十里还是五六十公里?他到底是怎么说的?”“恩……这个……”柱平一时语短,稍停之后说道︰“这个我到没听清楚,一般是五六十里吧!反正他说‘快了,不远了。’”“看——你这个人,怎么老是干赔本买卖!十块钱送给人家了,也没问清路!咳——!”韩森甫说完恨铁不成钢似地叹了一口气。被韩森甫说得不好意思的柱平,一想确是这么回事,问了半天等于白问,辩解道︰“反正是有希望了,起码知道往前走没走错。”这顿辩解,又被韩森甫抓住了漏子,抢白了一通,“可不没走错,只有这一条路,谁不知道没走错?问题是要走多远才能走出去,我们大家能不能被困在这山里?”停了一会儿又戏谑道︰“你这问路的,可把要钱的哪位伙计给祝福好了,那个伙计肯定是昨晚做了一个好梦,今天才踫上你这位出手阔绰的财神爷,一出手就是一张大团结,够他好几天的收入了,你看他手里捻着的全是些零钱,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圆的票吧,你们说是吧?”确实,这一番话,玩笑归玩笑想想也是有道理的,像他们这伙人的性格谁都不在乎个十块八块的,可是在那个“残废军人”手里大概是算“老头”票了,加上这条路上跑的车不多,象他们这样的主儿一出手就甩给人家十元的事,不要说三五天、十天八天大概也难踫到一个,说他昨晚做了个好梦,是开玩笑,不过也真是那个家伙的福分不浅。路愈走愈险,地势愈来愈高,随着山势盘旋而上,周围的景象也更加荒芜萧条,没有一点绿色不说,山沟里连水都不见了痕迹,更不要说是人烟了,此时大家的心里都在暗自祷告,千万车子不要坏,轮胎不要破,把大伙载出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在这该死的山路上行车,谁都没有心思去考虑是否该吃饭了,再说即使考虑也白搭,连个人影都瞧不着到哪吃饭去?大家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早点走出这漫无尽头的荒山野岭。走了一阵下山路,绿色重又映入眼帘,路面也平坦起来,当车子快到一个狭窄的三岔路口,远远看到前方有一小饭店门前飘着的旗子时,大家才意识到要吃中午饭了,看看表,已是下午两点多,摸摸肚皮果然是有些饿了,不由分说车子抛锚吃饭。进得饭店,已容不得他们挑拣,不过卫生还算可以,稍做洗漱后,他们在饭桌旁坐下,简单的点了几个凉菜,每人要了一碗面。见到他们这些F地老客,店里的人特别的热情,秀气的镇安妹子把他们引到一间比较宽敞卫生的房间,为他们打开吊扇,冲上一壶香味四溢的热茶,一会儿工夫,他们要的菜相继端上。紧跟着上来的是六碗汤面,碗里有西红柿肉片,还有一些状如柳叶的面片,小妹子热情地用他们听不太懂的话语告诉他们,这是镇安风味的刀削面。关于这个刀削面是怎么回事?是用刀削的还是用别的什么削的也无暇去想,饥肠轆轆的大家,三下五除二把菜饭一扫而光后,问清方向,又踏上了西行的路。所经过的地方,山势已变的平缓,不再陡峭,他们经过一座悬挂“玉皇大帝”字样的城门洞时,几乎想停下来看一看,这个“玉皇大帝”怎么会跑到这里?难道这里是玉皇大帝的老家吗?当然,这些只能有待他们去猜测和想象了,车子是不能停的,他们要尽量赶在天黑之前,走出山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