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杯且尚温酒已冷
杯且尚温酒已冷

杯且尚温酒已冷 杯欢 著

连载中 靳霆熙喻初露

更新时间:2021-01-22 16:25:47
主角叫靳霆熙喻初露的小说是《杯且尚温酒已冷》,它的作者是杯欢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拯救男友濒临破产的公司,她把自己高价抵押给了某霸道总裁做人形宠物,未料男友反手就给她扣了一顶绿帽! 怒扔绿帽,喻初露赶紧找到某总裁:“我要反悔,钱退你!” 某总裁摸摸头,语重心长:“做人呐,要脚踏实地,不要想这么虚无缥缈的事情,呐,结婚证自己收好。” 经历一番抗争,她终于从他的人形宠物变成了……持证上岗的人形宠物,期限一辈子,抗议无效,想跑没门! 无虐甜宠文,花式虐狗,欢迎入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喻初露出了靳家公馆,没有开车,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了,迟氏?现在迟皓大概已经准备和宁小倩订婚了吧。 家?呵?她已经被赶出来了。 回靳家公馆?那更不可能! 她一个人悠悠荡荡,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算一算假期也快过去,新的学期即将开始,她该回学校去了。 对,回学校去。 喻初露走着走着就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望着学校的大门,包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喂,你好。” “喂,你好,是喻初露同学吗?明天就是缴纳学费的最后限期,你的学费还没有缴纳,请抓紧时间。” 脑海里“嗡”的一声,一片空白,最后在学校财务老师一遍又一遍的呼唤声中,喻初露才清醒过来:“哦……抱歉,对不起。好,我会尽快缴纳学费的。” 挂了电话,喻初露飞快坐了个公交车去了‘育成日化’,那是她爸爸和妈妈共同创办的公司。 ‘育成’旗下有好几个帝都内数一数二的化妆品牌子,是喻初露的父母一手创立,规模很大,鼎盛时期占据了非常大的市场份额,但自从她喻初露的妈妈因为他爸爸的出轨而抑郁致死后,公司就越来越不行了…… 到了公司,却被告知她爸爸喻宏在香格尔大酒店谈生意。 喻初露急忙打车去了香格尔大酒店,她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去堵她的父亲,因为她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她如果晚上回家去找她爸爸,到时候,她的继母杨惠烟也会在,那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她是来理论的,当然是对手越少越好。 喻初露直接冲到了包厢,恰巧她父亲的酒宴结束了,就在走廊碰到了彼此,喻初露上前堵在了走廊,喻宏一愣,眉心狠狠的蹙起,一脸的不满与嫌恶还有点疑问,似乎不知道喻初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初露?你怎么在这?” 喻初露瞥了一眼她父亲和她父亲身旁形形色色的老总和老总下属员工,抿了抿红唇,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我有话要问爸爸你。” 喻宏皱眉冷笑,一脸的不耐烦,朝着喻初露挥挥手,赶苍蝇一样的赶她:“我没话和你说,别在这捣乱,走!” 说完,喻宏就带着一行人往前。 喻初露伸开双手,拦在走廊中央,脸色渐暗,悲戚中带着倔强:“爸爸,你一定要这样吗?既然如此,你不怕丢人,我也不怕,无论如何,今天请你把学费给我!!” 喻宏眉心狠狠一皱,一脸的皱纹都泛起狰狞的模样,瞪着喻初露恨不能一把捏死她。 随即喻宏冷笑一声,转身看向身旁其他公司的老总,脸色顿变得和颜悦色:“那个,王总,让您看笑话了,我这里要处理一点家事,就不送您到门口了,小刘啊!代我送送王总。王总实在是抱歉。” 王总也是明白人,本来也不愿意留下来看戏,顺着喻宏的话,也就满脸堆笑的走了,内心却是嗤之以鼻,甚至怀疑育成是不是不行了,怎么喻宏堂堂一个老总连女儿的学费都拿不出来。 不过,联想一下,这个女儿是喻宏已故原配妻子生的,杨惠烟是喻宏后娶的,那后妈吹枕头风,让他虐待亲生女儿也不是不可能。他也懒得管闲事,只要合作没问题,育成没问题,他才不管其他。 王总一行人前呼后拥的走了以后,走廊里就剩下喻宏和喻初露两个人。 父女两个对视了片刻,谁也没有先说话,就在喻初露刚要开口的时候,她父亲喻宏倒是率先开口了:“初露,你做出那种有辱家风的事情,还好意思传我来要钱,你妈和你妹妹早就说你在外面胡来,我还不信。 现在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钱我是不会再给你一分的,你那么有本事,和你那些男人去要吧!不光学费没有,生活费也没有,我没有你这种女儿,给我滚!!” 喻初露眼眸中含着泪光,忽的冷笑起来:“你是没有我这种女儿,因为你从来不把我当你女儿。从来没有,你一直都想把我赶出家门,甩掉我这个包袱,只是一直抓不到我的错处,你的心好狠!” 喻宏白了喻初露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却被喻初露拦住:“爸,不过是最后一个学期的学费,你何必这样呢?就算我跟你借的!” 喻宏冷哼一声:“你还是去跟那些跟你鬼混的野男人去借吧!去找你那些野男人要钱!!” “爸!你别走……”无论喻初露如何苦苦哀求,喻宏还是熟视无睹,眼中充满了厌恶,一天的时间喻初露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弄到学费的。 “妈要是知道你这样对我,她会恨你的!!!”喻初露抓着喻宏的袖子,挡在走廊里。 “那就让她恨吧!!”喻宏冷笑,一把拽开喻初露,喻初露脚下一个不稳,重重的摔了出去,眼看着头就要碰到墙角的装饰柜子。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喻初露丢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腰上一双骨骼分明的大掌紧紧的握住了她柔软的腰肢。 喻初露闷哼一声,抬头刚要道谢,但在看清楚眼前完美挺拔五官下是怎样一双冰冷而熟悉的眼神的时候,喻初露微微抿开的唇突然怔住。 是他! 又是他!! 靳霆熙!!! 就是因为这个魔鬼,她才一无所有,喻初露苦苦的冷笑了一声,身子僵在靳霆熙的怀里,一动不动。 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朝着走廊的另外一头望去,早已不见了喻宏的身影,几个保镖已经守住了门口,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喻初露往后缩了缩身子,想要从靳霆熙的怀里挣脱出来,却没能成功,靳霆熙的收的更紧,彼此的身体靠的更近。 漆黑的眸子带着极具侵略性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靳霆熙,他俯身低头,薄唇邪肆的扬起,毫无预兆地朝喻初露的红唇吻了下去。 喻初露眉心狠狠一蹙,拼命的挣扎着:“你放开我,靳霆熙,你个混蛋!!!” 靳霆熙冷笑:“我混蛋?呵呵,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混蛋了?契约是你自己签的,衣服是你自己脱的,床是你自己爬的,我好心好意送了几千万投资给你去拯救你小男朋友的公司,怎么就成了混蛋了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