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首席,偷吃请擦嘴
首席,偷吃请擦嘴

首席,偷吃请擦嘴 鱼小七 著

已完结 北辰庄

更新时间:2020-05-09 04:57:24
《首席,偷吃请擦嘴》由网络作家鱼小七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北辰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总裁另结新欢,要死要活要离婚?总裁,三心二意要不得,偷吃还想要转正?你有权利护航,我有长辈保底,跟我斗?你还嫩点!等等!首席要干嘛?你不要脱衣服,我……我不好男色……妈呀!不好,忍不住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温婉慢慢的站起身,看着镜中的自己,白色的婚纱将她玲珑的身体包裹的越发有致,不知道是灯光的作用,还是婚纱太过圣洁,她看着竟中的自己竟然散发起柔光来,美伦美奂的像圣洁的女神。

再美,也不过是一具臭皮囊!

“哟,这是被自己美哭了吗?”耳边突然响起戏谑的声音,镜子里多出一个妖孽的男人来。

温婉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所谓的柔光不过是泪目朦胧的结果。

“要你管!”温婉用力的抹去脸上的泪痕,提起裙摆就往更衣室去。突然身后传来“赤啦”一声,她猛地顿住,回首一看,婚纱的裙摆竟然破了,而破掉的另一端正被一只油光锃亮的皮鞋踩住,它的主人则一脸无辜的笑望着她。

“庄北辰,你赔我婚纱!”

镇店之宝,十位数的价位,她得主持多少场婚礼才能赚到!

惊天怒吼,震的庄北辰反感的揉揉耳朵,“关我屁事!”

抖抖脚,将那一角裙摆当作垃圾一样踢向旁边,然后扭身走人

“庄北辰,你混蛋!”温婉暴喝一声,飞扑过去,庄北辰身形一晃,温婉扑了个空,以面朝地的姿势往大地母亲的怀抱扑去,正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突然腰间一紧,身子来了个180度的旋转,便落入某人的怀里。

“哦哟,这不过一日不见,就如此想念,急切的投怀送抱,可惜啊,本爷对你这个身体一点兴趣也没!”庄北辰手一松,温婉还没来得及反应,屁股就着了地,痛的她龇牙咧嘴。她张牙舞爪的爬起来,再次扑向他。

“庄北辰,你竟敢扔我!”不成想,长长的婚纱裙摆经这一折腾早已拧成了麻花,她还没有扑过去,就被裙摆绊住了脚,再一次以华丽的姿势扑向大地母亲。

不出意外,庄北辰再一次接住她,“喂喂喂,这么热情,让小爷如何推却。看来这美人恩是非消受不可了!”

说话间便将她抱了个满怀。

温婉又羞又怒,一张俏脸涨的通红,妙目圆睁嗖嗖的眼刀密如雨织飞向某人,可惜眼刀是杀不死人的。她的困窘让某人心情无比的愉悦,嘬起嘴巴吹起了口哨。

“庄北辰!”温婉冷笑一声,突地张嘴咬住那撅的像鸡屁股的似的嘴唇。

“唔唔唔!”庄北辰眼眼瞪若铜铃……被……被强吻了……

他真是低估她的无耻程度了,这小说里电视里,被强吻的不都是女人吗?为什么换成了自己?明明该愤怒的,可是为什么感觉如此美好。那含住自己嘴唇的樱桃小嘴,齿如编贝,呵气如兰,柔润的难以形容。

温婉恶狠狠的咬住他,若不是担心闹出流血事件,非得咬下一块肉来不可。

可是,可是,为什么他眼中一点恼恨的意思也没有,反倒很享受似的。错愕间,突然唇间一痒,某个无耻之徒竟然顺势伸出自己的舌尖,偷香窃玉。

“庄北……”凄厉的怒吼还没有喊完,就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唔唔的闷声。庄北辰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托着她的腰,长舌深入腹地。

送上门的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温婉怒火中烧,无奈力量县殊反抗不得。

直到快要窒息,他才放开她。温婉一个耳光毫不犹豫的呼过去,却在半空中被他抓住。

“我吻我的太太,似乎没什么不对吧。”庄北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无耻!”

“比起某人,小巫见大巫。温婉,只要你一天是我的妻子,这就是我应得的福利,除非你不是我的太太了,大可告我非礼,或者强1奸。不过……”庄北辰凉凉的扫她一眼,“我对你没兴趣。”

“彼此彼此!”温婉恶狠狠的回道。

“那就赶紧签字离婚。”

说来说去,原来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温婉突然笑了,笑的星眸璀璨,玉臂轻轻一勾,缠上了庄北辰的脖子,“老公,我怎么会对你没兴趣呢,我对你最有兴趣了!”

那谄媚的笑容,故作性、感的语调,直恶心的庄北辰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温婉,你到底是不是女人,有没有羞耻之心。”

“我对我自己的老公有兴趣,似乎没什么不对吧?”

竟然学会了反唇相讥。

庄北辰凤眸危险的眯起,“记得没错的话,邵家对你的庄园更有兴趣。”

靠,又威胁她!

温婉愤怒的瞪着他,四目相对,电光火石,无形的刀光剑影在空中碰撞。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两人的对峙。温婉拿起手机,一串陌生的号码,想也不想的拒接。刚按下电话又响了起来同,如此几次,温婉烦不胜烦,只好接起。

还没有开口,对方就先说了话,优雅的声音很是亲切“喂,是温婉吗?”

“我是,您是哪位?”

“我是奶奶啊,北辰接到了你了没有……”

温婉见鬼似的抬头望向庄北辰,后者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温婉甜甜的笑的眯起眼睛,对着话筒说:“原来是奶奶啊,不好意思,不知道是您的电话。北辰已经到了,正准备往您那边去呢?”

“不着急,路上堵,慢慢开!”

原来是庄北辰的奶奶约温婉吃饭,顺便逛街,吩咐了庄北辰来接人,却是迟迟没有等到,而庄北辰的电话没有带在身上这才打给了温婉。

温婉收起电话,笑的见牙不见眼,一脸陶醉的表情,“庄北辰,你奶奶要见孙媳妇哦”

哈哈哈,真是亲奶奶啊!温婉心里乐开了花,庄北辰看到她这副表情,简直想吃了她。

“走了!”庄北辰猛地松手,温婉却是没有听他的,悠闲的站在原地。

“姓温的,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庄北辰,一码归一码,你弄坏了我的婚纱,赔钱!”

温婉一副你不赔钱,老娘就石化在这里的表情。让庄北辰很是内伤,若不是奶奶崔的急,才懒得理这个无耻的女人。

“多少?”

“不多,这个数!”她挑一挑好看的眉毛,比了个7。

庄北辰当即火了,“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其实她想说的是十七万,不过既然他理解为一百万,那就一百万呗。

“婚纱是修不起来的,没办法再卖。庄大少爷照价赔偿,难道不应该吗?”

就这寻常的婚纱店,就这寻常的婚纱,要价一百万,打死也不相信。“童叟无欺,明码标价,你自己看!”温婉好似知道他的心思一样,指了指一旁的价格签,还真的是七位数。

“宴修!”庄北辰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声,侯在门外的特助宴修即刻转了进来,“庄总。”

“支票!”

宴修看着老板黑如锅底的脸色,战战兢兢的从公事包里拿出支票薄,庄北辰一把夺过,刷刷写下一组数字,扔到温婉的脸上。温婉挑高着眉头,悠游的拣起地上的支票,“那就谢过庄先生了,哎,那这婚纱是帮您送到府上,还是您亲自带走呢!”

“扔了!”庄北辰怒气冲冲,若不是奶奶崔的紧,他才不受这个冤枉气。

温婉吹着口哨,得意洋洋的去更衣室换了衣服。某人大概不知道服装店还有打折一说,尤其是像他们店这种说大牌不大牌,说杂牌不杂牌的店。若按着标价去买,那不是钱多了烧的,就是脑子坑太大,比如说某位,不宰白不宰!

温婉心情大好,换了衣服又将婚纱认认真真的包起来。

庄北辰等的不耐烦,“快点!”

“庄先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这件婚纱您还是带回去的好,是扔是送人还是拿来当抹布,请自行处理。”

温婉将婚纱礼盒递了过去,庄北辰不接,扭身走人,温婉把盒子往宴修手上一放,微笑道:“谢谢!”

“我……”话还没有说出口,温婉已追着庄北辰走了。

温婉跟着庄北辰来到一间低调奢华有品位的餐厅里,庄老夫人早就到了,陪在她身边的还有一位年约三十的俊朗青年,面相憨厚,很是沉稳的样子。

庄老夫人看到进门的温婉,笑的眉眼弯弯,“温婉来了,过来,奶奶身边坐。”

温婉乖巧的坐过去,甜甜的喊一声奶奶。庄北辰不屑的暗骂一句,无耻女人!

温婉挑衅的扫他一眼,玉臂一滑便挽住了他的胳膊,“我跟北辰路上耽搁了下,不好意思啊,让您久等了。”

“没事,没事,奶奶也有的是时间,再说这不有南康陪着吗?哦,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南康,北辰的大哥。”

庄北辰眸光微不可查的暗了下,庄南康看起来很是亲切的样子,听到奶奶介绍自己,随即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红包递向温婉,“初次见面,一点心意。”

温婉惊讶的好半天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看着那个红包。

“这是你大哥中意你,认可你当他的弟媳妇呢,收下吧。”庄老夫人笑眯眯的说道。

温婉看看庄北辰,后者事不关己的样子,“这,这不太好吧。”

一见面就收人红包,这怎么也不像成年人该干的事。

只是庄南康手一直伸着,大有她不接就不收手的架式。

“你以为这见面礼白收的啊,按我们H市的老礼,这新娘子刚进门,都得给婆家亲友准备礼物的,有来有往,算作认亲。你不收他的礼,是不想认这个大伯哥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